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all勝】公主與三獸士(03)

結果原本預計03就會出場的毒蛇連個衣角邊都沒有,這回的字數和今天打開檔案第一次刷的數量相比差了兩倍,再這樣爆字下去,公主到底何年何月才要會和三獸士合流啊啊啊啊(哀傷跪地

***

+CP:爆豪勝己的後宮們X爆豪勝己,但出線的人已經注定是切島。

+故事脈絡根據《公主與三獸士》,人物基本上都會汰換成MHA的角色。

+保留「個性」設定,只是形式不太一樣。

+更新會超級慢(←重點

***

(02)


公主與三獸士(03)

  這是許久以前形成的默契,在他們年紀尚幼的時候便開始了,爆豪勝己、飯田天哉、麗日御茶子三人聚在一起時必定會來這座花園。花園規模夠大,除了漂亮外還挺適合玩捉迷藏,高聳樹叢宛如牆壁形成左拐右繞的大型迷宮,而中心點建置的亭子就成為他們玩累時休憩的去處。後來他們不再擁有那麼多心思玩樂,這裡卻依然是不必言說的會面首選場所,所以就算王后不提「花園」二字,爆豪勝己也知道該上哪去見麗日御茶子。

  而現在人是見到了,但他對於眼前的畫面實在無法不擺出嫌惡表情--宜人陽光灑落亭內,輕輕鋪散在麗日御茶子身上形成淡淡金光,她姿態優雅端起白瓷茶杯,小小抿了口香醇紅茶;彷彿這時才察覺來自對面的視線,她慢條斯理放下手中物,抬起頭回了抹溫婉微笑。

  爆豪勝己覺得自己還能坐在椅子上真是太有耐力了。 

  「......大餅臉,妳在演哪齣?」

  「不行呢。」麗日御茶子小幅度晃動頸子,內彎棕髮隨之擺盪,「您應當稱呼我『御茶子公主』呀,勝己殿下。」

  雞皮疙瘩瞬間竄起,強烈惡寒讓爆豪勝己的五官更加扭曲,「大餅臉,妳是撞到頭還怎樣?給老子立刻停止這種噁心的行為,不然我就把接下來妳說的每句話都當成開戰宣言。」

  「您誤會了勝己殿下,身為王族,這些禮儀規矩都是應該的,過去是我太莽撞,我只是下定決心要做一名稱職的公主。」

  終於搞清楚對方反常的舉動究竟怎麼回事,他毫不猶豫丟出一聲恥笑,「哈!少說蠢話了,連華爾滋都跳不好還妄想當個稱職的公主?」

  「誰、誰說的!我已經進步很多了啦--!」

  上一秒還婉約有禮,下一秒卻猛然拍桌站起,內斂柔軟的嗓音因為痛點被踩一秒破功。麗日御茶子隨即驚覺自己原形畢露,尷尬地僵在當場,經過幾秒掙扎才慢慢縮回前傾的身軀重新端正儀態,並努力忽視爆豪勝己明擺著鄙視她的嘴角弧度。

  「什、什麼嘛,要一直維持端莊的形象,我也很不容易啊......」

  「啊?這裡就老子跟妳,我有要求妳那麼做了嗎?」

  「因為!因為......我得習慣才行,要能隨時隨地維持從容有禮的模樣,以免在重要場合出糗。父王、母后只有我一個公主,我的所作所為將會影響別人看待我國的眼光,我不想......我不想一時疏失破壞了父王、母后辛苦建立起來的一切,所以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了......」

  儘管低頭囁嚅,細小音量裡卻透露一絲堅定,擱置衣裙的手不知不覺握成拳頭。爆豪勝己斜斜覷著麗日御茶子半晌沒有回應,不必問也能推敲個大概,八成哪個吃飽撐著的廢物說了閒話故意讓她聽見,反正王城裡最不缺這種緊抓別人口子打的東西。

  「在那些傢伙面前要怎麼裝是妳的事。」他從隨意靠躺椅背的姿勢直起身版,食指帶力地點點桌面,「但在老子這,不准妳用那種噁心的模樣跟老子說話,否則炸了妳。」

  一如既往言語暴力,可正因一如既往,麗日御茶子才在繃起眉頭表達對那份言語暴力的惡寒後卸下盤據肩膀的重量釋然一笑。啊,也是吶,她根本不需要耗費心思膽戰心驚地偽裝,畢竟這裡可是屬於他們的花園,是擁有許多美好記憶與歡樂的重要場所,並且此刻看著她的人就只有爆豪勝己。

  對於她完全鬆去緊繃,恣意地咧嘴而笑,對面那人僅僅換了個同樣不合禮儀的坐姿,肘靠桌面、手撐臉頰,撇開頸子小小「嗤」了聲。終於不必拘謹地小口喝茶,麗日御茶子三兩下解決杯中液體並接著滿上,然而重獲自由的欣喜維持不了多久,思及這次到訪的真正目的,嚴肅立刻籠罩圓潤面龐。

  「......那個啊,其實,父王和我今天之所以前來,除了收到阿巴弗雷斯特王的邀請,還有一個原因。」她放下瓷杯,猶豫一陣才繼續說:「是關於歐爾麥特的事。」

  刻意攏出歪斜弧度的背脊在聽見那個名字時漸漸挺直起來,總夾帶「老子心情很差」訊息的臭臉隨之沉澱,要不是現在又見著了,麗日御茶子幾乎忘記爆豪勝己也會有如此「乖順」的時候,她輕吐口氣,語調小心而輕巧地緩緩道出前些日子他們獲得的消息。

  若提到誰是當今最知名的大海巡遊者,十個有十一個鐵定會蹦出這個名字--歐爾麥特。擁有資深的海上遊歷經驗、多次從暴風雨和海寇等危機中死裡逃生、見識過諸多異獸與珍奇逸聞、造訪的大陸不計其數......。有關他的事蹟不僅成為街談巷議,坊間也確實能買到將他的航海經驗化為文字的各式書籍,即使不曾親身接觸歐爾麥特這個人、不曾離開所居之地前往他國,好好讀過那些著作也足夠了解這些未知之事了,而爆豪勝己正是那讀遍相關著作的其中一人。

  阿巴弗雷斯特王國雖無強大國勢,船務方面的發展卻因地利而小有名聲,正是這樣的契機,爆豪勝己在幼時有過幾次與歐爾麥特直接接觸的機會,他所懷有的異能不可輕易對外宣揚,想查明起因和根除辦法相對困難許多,至少那顯然超出醫學所及範圍。因此阿巴弗雷斯特王主動與歐爾麥特接線,希望藉由對方遊歷各地的見聞獲得相關情報,然而多年過去,事情依然毫無進展,爆豪勝己身為當事人倒不怎麼在意,歐爾麥特去了哪裡、看見什麼事物對他而言更加重要,好歹那可是他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打從心底崇拜的對象。

  所以,歐爾麥特搭乘的船隻遇襲,現場留下大片血跡,絕不代表他已死亡。

  「歐爾麥特失去聯繫那麼久,好不容易父王派去的人找到了船,卻沒找到他。船體雖然留有打鬥痕跡,筆記、地圖以及財務之類卻毫髮無損,一點也不像遇上海盜;襲擊者大概一開始就只打算針對歐爾麥特下手。」麗日御茶子一邊說,一邊觀察對桌人臉色,「事發地點離岸很遠,初步搜索打聽仍沒有關於歐爾麥特的消息,加上那些出血量,可能......」

  「歐爾麥特不會這樣就死的。」

  爆豪勝己說得平淡,截斷句子的力道倒是強硬,撐於右頰的手遮掩半數情緒,與平時暴躁易怒的模樣形成強烈對比。每當他變得冷靜,反而讓人難以揣度心思,不過至少麗日御茶子明白,對現在的爆豪勝己來說「歐爾麥特依然活著」這件事無須耗費時間辯駁動搖,所以她繼續專注在轉達所知的情報上。

  「我們試著從歐爾麥特留下的筆記中尋找線索,結果發現了一項值得注意的紀錄,也許......就是你們一直在找的東西。」她迅速瞟了眼對方包裹於特殊布料下的雙手,「『百寶之王』,歐爾麥特這麼稱呼它。」

  原以為說到這個份上,那張安靜得教人讀不出情緒的側臉會有所變化,可最終唯獨眼瞼因直面撲來的淡薄光幕稍稍斂起,彷彿一切事不關他。麗日御茶子的猜想落了空,然而某種預感一反這番光景,難以言喻地翻騰洶湧,那是一直以來便隱隱察覺到的,明明他們所在的亭子周遭從未存在柵欄,此刻印入她眼中的爆豪勝己卻如一頭長期遭到囚禁的野獸,無可奈何地慵懶。

  --就像是他從來不屬於這。

  「......吶,爆豪,其實你......」

  「麗日。」他再度打斷她欲言又止的言詞,重新正對的赤紅雙瞳閃爍明豔火光,幾乎讓她懷疑剛剛所見只是幻覺,「妳說妳華爾滋進步了是吧。」

  沒料到話題竟突然一轉,麗日御茶子短暫呆愣後隨即豎起警戒,「呃,對、對呀,怎麼了?」

  「起來,老子要驗收。」

  當反應過來爆豪勝己有何打算,對方已然起身步步逼近,麗日御茶子嚇得趕緊從座位上跳起,眼明手快往後大大跳開,「為為為為什麼?!不用了啦!再、再說,為什麼要經過你驗收!」

  「廢話!老子以前可是被妳踩了好幾遍!既然敢拿出來說嘴,就好好證明以後妳這舞蹈細胞死光的大餅臉不會再踩老子的腳!」

  不妙直覺讓麗日御茶子在這句話音一落後當機立斷轉身就跑,可惜前腳才踏出涼亭,下一秒就被精準預測她動向的爆豪勝己牢牢逮住,無論她怎麼抵住對方胸膛試圖掙扎,壓在腰後的手掌依舊磐石般動也不動。

  「妳不會逃,對吧?麗日。」

  看著高高咧開的嘴角,近在咫尺的可怕威壓終究令她乖乖嚥下那句抱怨--這種情況,就算想逃也逃不了啊啊啊!!!

  麗日御茶子開始深切後悔不久前的一時口快了。


--待續--


(04)

评论
热度(18)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