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all勝】公主與三獸士(04)

久違的更新!受到新ED鼓舞,手感終於從撒哈拉沙漠迷路之旅中歸來,痛哭流涕T T(新ED讓人死又讓人活,大家都好可愛T T)

爆豪派閥終於一起出場了,描寫他們的互動好開心啊XD

***

+CP:爆豪勝己的後宮們X爆豪勝己,切島確定出線。

+故事脈絡根據《公主與三獸士》,人物基本上都會汰換成MHA的角色。

+保留「個性」設定,只是形式不太一樣。

+更新超慢(←重點

***

(03)


公主與三獸士(04)

  「混帳大餅臉,說什麼進步根本狗屁!」

  像要藉由重重踩踏抵銷尚未從腳背散去的疼痛,爆豪勝己齜牙咧嘴。不就是被人看見與他共舞嗎?驚慌失措個什麼勁!明明旁邊沒人的時候還挺正常,難得他可是打算說兩句好話稱讚一下,結果一看見自家父王就故態復萌,沒氣得當場把人丟出去根本是他太好心,這麼在意別人的目光,活該那個大餅臉一參加舞會就胃疼!

  拐彎步入通往宮殿的走廊,殺氣騰騰的氣場一路嚇退不少侍衛、僕役,而眨眼又增添一筆紀錄--金髮女僕被轉角擋住視線,無法事先察覺駭人物質正面迎來,沒有心理準備的她險些拋飛手中掃帚;值得慶幸,進到王城的人們好歹經過揀選,稍優於一般人的心理素質很快讓金髮女僕穩住心神,慌忙低頭向爆豪勝己致意,只是腳下之倉促依然透露她亟欲逃離現場的事實。

  「喂,站住。」

  還差幾步就能轉進走廊另一邊,儘管後方聲音聽不出惡劣情緒,金髮女僕依舊忍不住全身一抖,不幸如她認命地慢慢回過身,「是......是?請問有什麼吩咐?」

  抱在懷裡的掃帚終究逃不過嚇掉的命運,爆豪勝己幾乎在她轉身的同時迫近,臉頰遭三指掐著強迫抬高,鮮紅眸子僅距咫尺。

  「那、那個......!請別這樣......!」

  「少裝了,妳這傢伙,和那個臭紅毛是一夥的吧。」

  老在王城裡走來走去的傢伙們再怎麼不濟,也不至於連如何對他打招呼都不會,即使是之前路上那群膝蓋打顫的廢物都能做到。這麼明顯的破綻,是把他當成蠢蛋嗎?!

  就那一瞬,爆豪勝己搶在對方有所動作前抓住她手臂,一股附帶麻痺效果的刺痛卻猛地貫穿掌心直達肩頭,迫使他不得不鬆手倒退數步。被他懷疑一句就按捺不住的人趁隙拔腿逃跑,沒時間釐清剛才到底怎麼回事,爆豪勝己催促自己的雙腿重新站起,可惜他只來得及看見黑色短靴消失於屋簷上。

  跑出開放式走廊,顯然有誰在那接應的屋簷早已杳無蹤跡,速度之快彷彿憑空消失一般。爆豪勝己立刻會意過來那會兒臭紅髮為什麼能迅速從自己的視線中逃開,當時肯定有個同夥從高處用繩子之類的東西將他拉走,可要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撤退,普通身手絕不可能。

  「......三個。」

  紅髮、金髮、接應,至少三人。

  預告函,公主的珍寶,三獸士。

  「哼......垃圾。」

  甩甩仍有些刺麻的手,爆豪勝己大步往宮殿走去。


  「喔!這就是公主的房間啊!」

  「噓、噓!你小聲點,被發現不就功虧一簣了嗎?」

  「哈哈......抱歉抱歉,不過啊,反正等下割開窗戶就會發出聲音了,不差這些吧?」

  「你就不能輕點割嗎?哎,總之低調就對了。」

  倚仗落地玻璃窗的長簾遮掩,三道身影蹲低身姿往室內打量。金銀珠寶、華服瓊樓他們見多了,但到底是王室貴族,檔次絲毫不能拿坊間富貴比肩而論,尋常巨富多半鋪張誇耀,有些甚至難免淪落庸俗,而適才不過略晃一眼,便能感覺隔牆屋內之富麗更多的是具備優雅,不像展示架般一個勁顯擺財物,卻又沒有一處不精緻講就。

  「公主不曉得在不在?」

  「紗帳都放下來了,大概在休息。」

  「也對,他們都說公主身體不好。」

  「反正我們的目的是珍寶,不是公主,不要驚擾任何人最好。」

  身材瘦長的黑髮同伴別具他意地睨了紅髮那位一眼,真虧他能想出直接和公主交涉這種法子,人家看見他們大叫嚇昏都來不及了,哪可能會說「好啊,寶物就交給你們了」這種話?縱使天生少根筋,紅髮那位也接受到黑髮同伴眼神傳達的意思,他不好意思地撓撓後腦杓,用力保證待會兒割玻璃時絕對會把音量降到最低,藉此彌補過失。

  「總之,我負責牽制公主,切島、上鳴,你們儘快搜索房間,情況不妙立刻走人,誰都別耽擱知道嗎?」

  「沒問題!瀨呂你也要注意別傷到公主啊。」

  「知道啦,當然公主不在最好。」被稱作「瀨呂」的黑髮同伴小幅度活動胳膊,應當是手肘的部分卻形狀古怪,各向左右延伸出仿如圓盤的肉色凸起,「話說,上鳴你怎麼都沒聲?」

  終於察覺第三名夥伴異常地悄無聲息,瀨呂、切島齊回過頭,只見他們最擅長變裝的朋友「上鳴電氣」正忙著給自己的金髮抓造型。

  「......我說,上鳴,你在做啥?」隱隱猜出答案的瀨呂范太抱著稀薄的希望發出疑問。

  「我才想問你們在做什麼勒。」對著手鏡將翹起的髮尾最後一次捻成滿意的弧度,上鳴電氣收起鏡子,神情嚴肅地面對兩名同夥,「有沒有搞錯,我們這可是要去見公主,就你們這土樣也太失禮了吧!」

  「誒?」

  「誒什麼誒?想想,在裡面的是身體孱弱、嬌妍可人、我見猶憐的公主啊!不好好表現一下怎麼行!」

  「不是,你是要表現什麼......」

  「哎哎,也好,你們沒做功課正好襯托我的帥氣瀟灑。切島,快割玻璃,我迫不及待要見公主啦!」

  無法達成有效對話也不想試圖構成有效對話,瀨呂范太以放棄急救同伴的心情看向切島銳兒郎,有點感動對方眼中也夾雜差不多的訊息,兩人有志一同嘆了口氣,決定無視上鳴電氣見公主心切的熱情開始工作。


--待續--


(05)

评论
热度(14)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