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轟百+爆豪派閥】關於被討厭後該如何挽救這件事

不過想寫個轟百為什麼內容這麼抽風?絕對是爆豪派閥的關係XD

***

+CP:轟焦凍X八百萬百。附帶少許勝茶。

+又是少年焦凍的煩惱。

+Boys' talk,很笨。

***


〈關於被討厭後該如何挽救這件事〉

  「爆豪,你都怎麼和麗日和好的?」

  1-A宿舍大廳,撲克牌被掐爛的聲音特別響,以至於身在暴風半徑內的三人齊嚥口水。

  「你存心找老子打架嗎?哈?!臭陰陽臉!」

  「不,我認為你有很多經驗才想問你。」

  「混帳傢伙--」

  「哎呀別衝動!別衝動嘛爆豪~」切島銳兒郎條件反射開啟鎮暴模式,從後方穩穩架住一心想衝上前痛毆同學的危險人物,「不過真稀奇,轟居然也有不明白的事情!」而且誰不問,偏找上那個半點同學愛都沒有的爆豪。

  「你在說什麼啊切島,這不是當然的嗎?優等生和全知全能又畫不上等號。」何況轟這傢伙都已經是實力堅強的帥哥了,要還全知全能未免完美得太過人神共憤!都變成普通人吧!普通人!上鳴電氣按下真心話,表面不動聲色地兩手一攤。

  「我說,你們先正視一下轟的問題,別把話岔遠了。」

  瀨呂范太作為四人當中最有常識人風範的一個,趕緊將話題拉回正軌,卻遭火藥味十足的吼聲搶先接話,「嘁,一半混蛋和馬尾女怎樣干老子屁事!」

  「誒?那個問題和八百萬有關嗎?」

  切島銳兒郎真心誠意表達心中困惑,理所當然只獲得高轉速腦袋對低轉速腦袋的激烈睥睨,而跟著反應過來的上鳴電氣滿臉不可思議,班裡頭唯二推薦生有志一同冷靜自持,吵起架來會是什麼畫面實在難以想像。

  「真假?你和八百萬吵架了?」

  轟焦凍依舊那副零波紋一號表情,他將視線從爆炸處理現場轉開,先點點頭復又搖搖頭,讓左邊沙發上的兩人大為不解,「我想,應該是我單方面被討厭了。」

  「哈?怎麼說?」

  「......嗯,被說了下流。」

  有一瞬間,大廳是死寂的。上鳴電氣與瀨呂范太當場石化,切島銳兒郎遲遲沒能從幻聽的質疑中抽離,而停止張牙舞爪的爆豪勝己反應最快,毫不猶豫丟去一枚看垃圾的眼神。

  「嗚喔......嗚喔喔喔喔喔喔--轟你這傢伙都對八百萬做了什麼好事喔喔喔喔喔!!!!!」

  「吵死了閉嘴白癡臉!」

  「呃,咳,總之,轟你解釋一下原委吧,搞不好是場誤會。」瀨呂范太繼續擔任話題救援者,順便送一張膠帶到上鳴電氣嘴上。

  「對、對呀!轟怎麼看都那啥......很紳士!一定是誤會,誤會!」

  趁切島銳兒郎出言附和,瀨呂范太拉扯隔壁發癲中的同學以空出一個位置讓轟焦凍入座;眼瞧有八卦可聽,上鳴電氣立刻收起內心之激盪混亂,並努力扯掉貼住嘴巴的膠帶好方便隨時發言吐槽。

  事情發生在上周末,從中國青銅器發展史展覽會場離開的兩人走在回程路上--

  「等等!等一下!那個中國銅什麼展,你們早約好一起去看嗎?」開場沒幾秒,上鳴電氣馬上搶白。

  「是『中國青銅器發展史展覽』。」轟少年好意指正被簡化過頭的展覽名稱。

  「啊對對,名稱怎樣都好。重點是,你們那天該不會是去約會吧?」

  「嗯。」轟少年不覺任何不對,誠實點頭。

  「嗯個鬼啦!哪有人約會選那種地方?!拜託去遊樂園好嗎!!」

  「媽的,白癡臉你煩不煩?一半混蛋跟馬尾女去哪你囉嗦什麼勁!馬尾女喜歡就夠了吧!」

  「八百萬的確很高興。」

  不知為何,上鳴電氣深深覺得自己輸了,不管在知識層面或者男友力。

  重回轟焦凍與八百萬百看完展覽,難得親眼見到異國古文物,八百萬百興奮之情完全顯露在臉上;雖然透過大量閱讀累積諸多知識,但純文字敘述果然比不上實際一觀來得印象深刻,所以對於轟焦凍主動邀約一同參展,她真的再開心不過了。

  「謝謝你,轟。不少構造單從書上難以理解,近距離看果然清楚許多。」

  「沒什麼。對妳的『創造』有幫助嗎?」

  「是,當然!越複雜的事物越需要實際接觸,才不會在『創造』時產生誤差。」

  「妳很厲害。」

  「厲害......?!也沒......」

  慌張羞赧一時侵襲得八百萬百無法坦然接受褒獎,她明明早聽習慣,然而當讚美她的人是轟焦凍時,意義完全不同,這才令她手足無措。可惜同一時刻,轟焦凍正思考著另一件事,導致他並未察覺身邊人糾結的小心思--「今天妳很漂亮」這句話,到底該在哪個時機點說出口比較好呢?

  「就、就算是我!」好不容易重新穩住思緒,尚未徹底褪去的緊張讓剛開口的聲音顯得稍大了些,「就算是我,也有無法『創造』的東西。構造比較複雜的若是漏掉一兩個零件,甚至僅僅一個零件位置稍偏,就可能變得完全不能用......唔,更不用說生命體,那是明白組成都不可能『創造』的,生命很奧妙呢!」

  「妳可以。」

  「咦?」旋即會意對方所指,八百萬百趕緊擺擺手,「不,不行的,我的『個性』只能製造非生命體,轟你誤會了。你看,我就沒辦法『創造』小鳥--」

  「嗯,鳥當然不行,但『人類』可以。作為『母親』的話。」

  然後,轟少年十五年來的人生首度收到這樣的負面評價:下流。更同時體驗到女孩子赤紅著臉猛力朝自己發動一計皮包攻勢的滋味。

  那也是轟少年第一次知曉,原來被皮包砸的疼痛不容小覷。

  「事情就是這樣。」

  對比轟焦凍淡定完成解說,周圍聽眾絲毫不淡定,比如上鳴電氣,忍著不吐槽聽完前因後果,終於被最後那句彷彿局外人的結語激得跳起,「什麼就是這樣那樣!你你你--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講了啥啊?!」

  「我只是說出事實。」真心不懂同學反應如此激烈的理由,轟少年稍稍皺起眉。

  「啊啊啊啊管他事實不事實!就是你這種吧!面無表情一臉正經地講出下流話,無恥之徒的極致說的就是你這種人吧!吶、對不對瀨呂!」

  「......幹嘛問我......」瀨呂少年一秒撇開頭,打算來個我和那傢伙不認識,迴避現場。

  眼瞧左手邊兩名同學似乎沒要給予參考意見,轟焦凍再度將目光投射到最初請教的對象,只覺一切他媽蠢到不行的爆豪勝己立刻回瞪,不屑回答。

  「喂,轟!你該不會連八百萬說你下流的原因都不清楚吧?」

  經上鳴電氣提醒,轟焦凍才想到這個問題般低頭思考幾秒,接著他抬頭詢問:「爆豪,你覺得呢?」

  「哈?!幹嘛問老子啊臭陰陽臉!你脖子上那顆腦袋是塞到臭水溝裡去了嗎?白癡都認為你對馬尾女講的話是要跟她造孩子的意思啦!」

  「嗚喔喔--怎麼回事!從爆豪嘴裡講出『造孩子』三個字感覺超不妙!!」

  「信不信老子炸爛你那張白癡臉!」

  就在混亂場面即將演變成兇殺場面之際,遲遲不曾發表意見的切島銳兒郎倏然站起,極為突兀的舉動成功捻熄火星,更一並拯救上鳴電氣離開死亡邊緣。不料他一開口,竟直接將星星之火升級為重量級核彈。

  「轟!是男子漢的話就要負責啊!」

  「不要將話題導向更奇怪的地方啦切島!!!」上鳴少年崩潰,「被你一講好像轟已經做了什麼必須負責的事情!才沒那種事吧,吶?」

  大約從爆豪勝己一語驚醒夢中人開始就忘了反應,轟焦凍停頓半晌才發現有人叫他,面對上鳴電氣滿懷希望等待回答的晶瑩雙眼,他意味不明沉默一陣,好不容易總算應了聲「嗯」。

  …...上鳴少年不想細究中間那段沉默代表什麼。

  「所以,轟,你有試著跟八百萬搭話嗎?」再次扛起話題救援者重責,瀨呂范太抓緊空隙切入重點,「現在的問題應該不是怎麼和好,而是怎麼解釋吧?」

  「解釋......」

  這回他又把視線挪向爆豪勝己,惹得對方大聲回嗆「看屁」,也許是想起剛剛的對話而後知後覺地感到不好意思,俊俏臉龐難得泛出一絲淡紅。

  「唔,我的確沒有輕浮的意思......」

  「你對老子講啥屁用?!留著跟馬尾女說啊混帳!」

  「好啦,別氣別氣。」鎮暴專家輕車熟路抓住危險人物的腰將人壓回沙發坐好,「教別人的時候不要這麼衝嘛。」

  「狗屁!老子才不屑教一半一半的傢伙!連把人逮住都辦不到的廢物怎麼不去死一死?就算馬尾女想跑,都開口講了難道她能不聽嗎?!」

  「嘿~對耶,那轟只要想好要講什麼就行了!」

  「......是啊,的確。」仔細一想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差了這麼個提點。豁然開朗的轟少年不計指點人一路來惡言惡語,很是乾脆地點頭,「爆豪,謝謝。」

  「真有你的,爆豪!」

  「嘁,廢話,也不看看老子是誰?」

  「......誒瀨呂,給我一塊膠帶,我覺得眼前的畫面不和諧,我不想看。」

  「你自己戳瞎算了吧。」

  瀨呂范太語調平板,上鳴電氣認真懷疑沒有同學愛的不只爆豪勝己一個了。

  無論如何,轟焦凍的問題算是討論出解決方案,當然大夥兒一致否決假如八百萬百下定決心秒速躲人就使出冰凍技將她凍住的暴力計劃,而否決的代價就是爆豪勝己短暫梳順的毛再度炸開,不過對毫不動搖起身離開的轟焦凍而言,之後那些都跟他沒有關係了,包含當天晚上從四樓寢室撥出的那通電話。

  「喂?什麼事呀爆豪同學?突然打電話給我。」

  「大餅臉,這周六空下來,十點準時出現在宿舍大門口,敢遲到就炸了妳。」

  「什、為什麼?!」

  「少囉嗦!空下來就對了!還有敢穿太隨便也炸了妳,就這樣!」

  「等、爆豪同--」

  通話切斷,爆豪勝己將手機調成靜音模式並往床鋪一丟,任由它陸續震了好幾遍也不理會。

  一半混蛋能不能順利解釋清楚和他無關,不過有一點說什麼也不能輸給那傢伙。

  「哼,青銅器展那種無聊的東西才不算約會。」

  一半混蛋比他爆豪勝己還早有約會經驗?媽的門都沒有!


--〈關於被討厭後該如何挽救這件事〉 完--


评论(9)
热度(126)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