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UL/利薩】I'll see you

雖然很早以前就退坑了,不過官方釋出Unlight網路版停止服務的消息,仍是不免有些感慨。

繼CCS之後,UL是我認真寫了大量同人文的第二個作品,第一次出本也是UL本,說來也算對我的人生造成重大影響吧XD

很久沒寫UL同人總覺得角色拿捏不太穩,不過純粹紀念,隨興打打、隨興看看就好。

***

+CP:利恩X薩爾卡多。

+回到現世的利恩一直在等待薩爾的故事。

+大概OOC了吧。

+2017/09/08 增加篇名。

+參與UL企劃「Memories」所寫對照篇:〈Let time go by〉

***


〈I'll see you〉

  許多旅人都知道在這片荒野上有間供人歇腳的小店。說是小店倒不盡然,那棟不起眼的兩層樓木屋顯然比較傾向普通住宅,能夠容納的來客人數也就五、六個,況且這兒實在偏僻,平時本就少有人來。

  據說會將住處打造成現在這樣,是屋主想消遣時間而產生的順道服務,反正一個人住在荒野,偶爾和路過旅人交際一番也不賴,雖然他選擇落腳此地正是不想與城市喧囂過於親近,卻不代表他打算與世隔絕。

  其實他的性子可喜歡聊天了,前來借宿的旅人皆能作證,擁有一頭酒紅披肩長髮的屋主往往在旅人梳洗過後、於一樓客廳來上一杯暖身舒心的飲品時,毫無障礙開啟話匣。想必這人過去也曾有番難以簡單道盡的遊歷吧!許多時候,他甚至頗有經驗地給予旅人提點與建議,好讓接下去的旅程更加順遂安全。

  時間久了,幾個不只來過一回的旅人漸漸察覺屋主似乎在等著什麼,正如現下,外頭颳著翻天風雨,隨意查看窗外狀況的一眼裡匆匆閃過一抹在意。

  然而這樣惡劣的天氣,又有誰會來敲門呢?

  「小哥你啊,在等啥呢?」坐在吧檯前品嘗溫酒的粗獷男人順口一問。

  「哎?很明顯嗎?」意外地,屋主竟未迴避這刺探隱私的問題。

  「明顯,瞎子才看不出來!能讓你這樣隨興不羈的人心心念念,鐵定是個美人兒。」

  「嗯......美人啊。」他停下將碗盤放回櫥櫃的動作向吧檯一靠,儼然要放棄整理、選擇閒談的模樣,「確實是美人,黝黑的膚色不必說地性感,再加上高傲的脾氣,戲弄到生氣的時候可有趣了,哈哈!」

  「吼喔?小哥喜歡帶股辣勁兒的啊。」

  炫耀一般露齒而笑,「不只如此,矯捷身手和高強實力更是輾壓一堆人,我敢說就算當年的連隊,也找不到幾個能當對手。」

  粗獷男人訝異挑眉,說不上與屋主熟悉,不過言談間仍感覺得出這人並非安逸派,而那位素不相識的黑皮美人竟讓他願意待在這片荒地日日夜夜等待。

  至於這位黑皮美人如今在哪呢?屋主輕描淡寫丟來一句「還在遠方旅行」。粗獷男人不禁疑惑,真有如屋主所言這般魅力、實力兼具的存在,難保對方不會嫌棄此處荒涼、無法一展拳腳,或許連回來都不願意;即使願意,同樣明白這人價值的有心者勢必要百般阻撓,以免人才埋沒吧。當然這話不是故意觸霉頭或找碴,畢竟看上去屋主已守在這不單單一年半載的時日。

  「我自己心裡有數啦,就算結束旅程回到這片大陸,他八成不會馬上來找我,至少得先去見見如同信仰的『那位』。光是把該處理、該交代的事情解決,就又要花好段時間吧,責任心重又死腦筋就是這樣。」

  「......我說小哥,你不會是人家的情夫吧?」聽起來黑皮美人心裡有更加重要的對象啊。

  沒料到竟讓人產生這種誤解,屋主忍不住失笑,「怎會!以前我們可是經歷過同生死、共患難的精彩之旅。他是彆扭了點,嘴巴總說違心之論,實際上他怎麼想我清楚得很呢!所以逗起來才好玩呀。」

  瞧對方逕自笑得歡快,並想起過往美好回憶似的流露甜蜜,粗獷男人搔搔臉頰,「所以小哥,你為啥篤定你家美人兒會找上這?就算找來,這沒聯繫,要等多久沒個底,你不慌嗎?」

  這回屋主不再正面回應,粗獷男人卻明白無須繼續問下去了。

  向來摻雜一絲不正經的笑容溢滿溫柔,毫無縫隙得以容納輕浮情緒,柔軟至極的同時又形成一道堅毅難摧的自信。

  「我說啦,因為他是個責任心重又死腦筋的人。」

  酒紅長髮的屋主驕傲地回答。


  一陣叩門聲在風雨依然喧囂的夜半顯得突兀,正打算回房休息的步伐立刻頓住。

  「風雨大成這樣還真有人在外頭趕路啊?」

  是的,有些人就是能風雨無阻,當風雨根本不值一談的時候。

  他懂,當他拉開大門,一眼認出來客,他完完全全地懂。

  「你是要等我淋雨淋出病嗎?野蠻人。」

  帽斗下仰起熟悉不過的臉,一時間他難以從擁抱、親吻、歡呼、大哭選擇一個行為表達自身翻騰的情緒。

  所以最終他咧開嘴,輕輕道出早已醞釀多年的句子。

  「歡迎回來,小黑炭。」


--〈I'll see you〉 完--


评论
热度(3)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