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all勝】公主與三獸士(05)

爆豪派閥合體!!!一群男孩對話,字數耗得特快,希望下一更就能寫到踏上旅程啊XDDD

***

+CP:爆豪勝己的後宮們X爆豪勝己,切島確定出線。

+故事脈絡根據《公主與三獸士》,人物基本上都會汰換成MHA的角色。

+保留「個性」設定,只是形式不太一樣。

+更新超慢(←重點

***

(04)


公主與三獸士(05)

  落地窗的鎖無法從外部打開,想必鎖款也不會簡單到哪去,但對於經驗豐富的盜賊,不帶難度還顯無聊了。瀨呂范太舉起手臂,一小段近乎透明的條狀物從肘部的奇異構造中伸出,他稱之為「膠帶」的事物正面光滑、反面有黏性,取一塊貼住靠近鎖的玻璃,再由切島銳兒郎割開足以伸進手腕的圓洞,內部鎖就變得和外部鎖沒兩樣。

  切島銳兒郎陽剛精悍的外表看起來半點不像擅長精細作業的樣子,的確他並不同瀨呂范太總和大大小小的解鎖器具打交道,然而憑藉全身每處皆可硬質化的異能,將食指變作雕刻刀、劃出一個圓倒還行的。

  小心翼翼頂開下端黏著膠帶的圓形玻璃,瀨呂范太興致勃勃操作起指間工具,不漏絲毫聲響開始解鎖。符應猜測,這鎖需要些許時間,卻也只是「些許」,很快他便抽回手,向兩名同夥豎起大拇指,上鳴電氣嘴巴咧得寬,不過他選擇無視。

  「我先進去探查情況,你們看我打暗號再行動。」

  「喔!沒問題!」

  「上吧瀨呂!記得把公主交給我!」

  無視多於訊息點點頭,瀨呂范太壓低身姿潛入,在窗簾籠罩下略顯昏暗的華麗房間靜無人聲,也的確沒有半個侍女等著發現入侵者然後尖叫。躡手躡腳來到床邊,層層紗帳模糊裡頭狀況,瀨呂范太不敢大意,抽出肘部膠帶,速速揮開帳子,要是裡頭躺著正在休息的公主,當機立斷就貼住她的嘴!然而床上空無一人,做足各項準備,到頭來卻沒用上,如此有利的情勢雖教人鬆口氣,但心底莫名不踏實。

  一時無法斷定是否自己想太多,確認屋內一切安全後,瀨呂范太終究向陽臺邊伺機而動的同伴招招手,兩道身影立刻竄入房間。

  「唉!什麼嘛,公主居然不在。」早在外頭把瀨呂范太的行動看入眼底,上鳴電氣仍特意來到床邊大失所望。

  「我們又不是來見公主的,快點工作啦,切島可是一進來就開始搜查了。」

  被點到名的切島銳兒郎回頭丟出燦笑,「畢竟不曉得守衛啥時會來嘛,我們盡早找到『公主的珍寶』避開衝突,就不必傷人啦。」

  「話是沒錯,可是啊我們連『公主的珍寶』長什麼樣子都不曉得,要怎麼找?情報真的可靠嗎?」上鳴電氣邊說,邊翻動鄰近衣櫃,瀨呂范太非常質疑他選擇先找這邊的動機。

  「也是吶,唔......果然還是得問公主本人?」

  「別傻了好嗎?公主就算沒被我們嚇暈,也不可能白白告訴盜賊,人家是體弱不是腦弱,認命點靠直覺找吧!」

  然而翻遍大大小小角落,除卻貴重物事家具和女性用品,半點可疑之處也沒有,直到上鳴電氣一邊口頭抱怨,一邊隨手抽出書架上的某本黃皮書,觸動機關的密門才從牆壁顯露出來。

  「竟然有機關!上鳴,真有你的!」

  「啊?呃......咳嗯!哼哼~那當然,我早看出這房間另有玄機!」

  懶得戳破同伴的厚臉皮,瀨呂范太背靠牆,謹慎覷看密門之後的空間,「似乎是另一個不同風格的房間,沒人,我們進去?」

  三人互相點頭達成共識,隔壁房窗簾、窗戶全開,裝潢配置異於公主房並未夾帶女性氣息,儘管不失王族貴氣,卻多了一層簡潔俐落,不像密室也不像客房,似乎是供給王族本身使用的。

  「奇怪,國王與王后的寢室在別處,阿巴弗雷斯特只有一名繼承人,還有誰能擁有這種規格的房間?」

  「瀨呂、上鳴,你們來看這幅畫!」

  彷彿抓到某種關鍵的疑惑暫且被招呼聲打斷,瀨呂范太與上鳴電氣各自走到切島銳兒郎所指的畫前,風格異常爆炸的作品收納於昂貴畫框,除了大量藍色、綠色以及勁力十足的線條,整體上完全看不出在畫什麼。

  「好突兀的畫,這種藝術未免太狂野了吧?」

  「的確,和房間風格徹底不符,難不成......這就是珍寶的線索?!」

  「哈?!珍寶和這幅亂七八糟的畫有關?不會吧!好歹給個香香甜甜、漂漂亮亮的鏡子盒子什麼的,那可是身體孱弱、嬌妍可人、我見猶憐的公主擁有的珍寶哇!你說是不是,切島!」

  沒能第一時間接收到上鳴電氣尋求心靈夥伴的訊息,切島銳兒郎只面露欣賞地評點起畫,「這幅畫真有男子氣概,畫它的人肯定是男子漢!」

  「不是吧切島,你哪隻眼睛看出這畫男子氣概了?再說,根本不懂在畫啥!」

  「誒?你們看不出來嗎?」

  「看不出來。」瀨呂范太搖搖頭,兩手一攤,「等等,你的意思是......你看得懂?!」

  「真假?!切島你快說!」

  「喔,很簡單啊,就是......」

  話到半途忽然卡殼,上鳴電氣忍不住催促,「怎麼啦?快講,別發呆!」

  「--沒錯,繼續說啊臭紅髮,老子正聽著,沒看見嗎?」

  毫無預警傳來第四道嗓音,處於背對狀態導致未曾察覺異樣的瀨呂、上鳴驚愕轉身,只見爆豪勝己倚靠密門雙手環胸,嘴邊銜著令人膽寒的笑死死往他們睨來。

  早先見過他的上鳴電氣沒忍住「啊」了聲,被人用手指著,心下實在不爽,爆豪勝己立刻掃去一計狠瞪,同時優秀的腦袋也理出推測,剛才自曝狐狸尾巴的女僕肯定是眼前這個金髮白癡變裝的無誤。

  正當氣氛一觸即發,瀨呂范太思忖著該如何應對前方敵我未明的第四人,上鳴電氣猶疑是否要抓緊時機出手制伏對方,大為異常的爽朗語氣竟從切島銳兒郎口中迸開:「是你?原來你還沒走哇?你也想知道這幅畫的事,你的目標跟我們一樣嗎?」

  「切、切島,你幹嘛?!」

  第一句太裝熟了吧喂!對方很可能是王城內的人,輕舉妄動恐怕小命不保,怎麼隨隨便便就套近乎!上鳴電氣努力眼神示意,可惜身後人半點沒接收到,甚至將那份焦急曲解成其他意思。

  「喔,他就是我跟你們提到的那個在樹上的人啦,之前我們不是一直找不到公主嗎?我看他鬼鬼祟祟,就猜是不是他把公主藏了起來。」

  「你說誰鬼鬼祟祟!老子當時是在找東西!」

  「誒?是這樣?抱歉抱歉,誤會你了。」

  對話愈發詭異,不僅身在同一陣線的瀨呂、上鳴面露古怪,爆豪勝己也不禁為這全無緊張感的一來一往稍微混淆思緒,他煩躁地咂嘴,如果不是那個臭紅髮腦子有問題,那這傢伙的話術就不容小覷。


--待續--


评论
热度(3)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