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合奏/緒凜】Poison apple

我已經忘記話題怎麼開始的,但結論就是「男校(夢之咲明明不是男校)怎麼可以沒有XX校小姐比賽」。午曈寫了一點開頭,我索性直接寫一篇文,出本的時候我就放這篇了,提早寫好,完美。

***

+CP:衣更真緒X朔間凜月。

+我筆下的凜月已經定型成妖精了。

+哪天真緒扭到脖子一定是凜月害的。

***

〈Poison apple〉

  雖然不明白事情怎麼順其自然地演變至此,但「尋找失蹤的朔間凜月」這項任務是那般理所當然落到衣更真緒身上,並且想當然耳,他成功找到了人。

  其實撥開矮樹叢發現躺在草坪上的身影時,衣更真緒並不確定第一眼的判斷是否正確,若要追溯這份遲疑的肇因,他們那位學生會長一時興起的「有趣」念頭可貢獻良多。說是「有趣」,真正抱持這種心情的卻只有提案發起人以及部份自得其樂的關係者,至少身為主辦單位的學生會,就已存在如蓮巳副會長一般胃痛到活動當天的,難為蓮巳副會長還得親手核准那份對他而言半點有趣成份也無的企劃。

  明明夢之咲偶像科只招收男學生,舉辦「夢之咲小姐選拔」肯定哪裡搞錯了,況且以「夢之咲」為名,應該要把普通科也考慮進來才對,普通科的女孩子已經不存在了嗎......

  即使活動已然落幕,衣更真緒仍理解不了究竟那位會長曾受到什麼刺激才突發奇想。

  不過--

  望著鋪灑一層夕陽金光的安穩睡顏,衣更真緒忽然小小......真的只是小小,小小地湧起一股舉行這場意味不明的選拔也不算太糟的想法。

  那本該是許多人聽著熟悉,但不一定能明確記得完整字詞的句子--皮膚純白如雪,嘴唇鮮紅如血,頭髮烏黑如檀木。衣更真緒都不禁認為將專屬白雪姬的形容套用在自己的青梅竹馬身上肯定是自己哪裡壞掉了,尤其他竟一度捨棄喚醒對方的任務,只顧凝視為符合女性姿態而點綴女妝、身穿哥德風連身裙的朔間凜月。

  至少後來他還是想起了找尋至此的目的。走上前叫喚對方的名字,見人絲毫未動,乾脆蹲下身搖晃肩膀,可惜眼瞼連施捨一絲輕顫都不願意。

  「起來了,凜月。」

  仍舊毫無反應,他幾乎就要相信眼前的人並非陷入沉睡,而是早成為玻璃棺中活著般死亡的屍體。流傳至今的故事總這般告訴他們--唯有吻才能解開咒語,讓掩藏在黑暗之中的眸重見天日。即使盡力放輕呼吸,依然從對方頰上感受回灑而來的自己的氣息,原來晚霞餘暉的熱度迎久了也會燙人。

  「......喂,該醒了,凜月。」

  終究,衣更真緒選擇遠離同樣陣陣拂掠臉邊的另道鼻息,拉起朔間凜月雙臂,調整任人宰割的身軀,將人轉移到背上。不同以往的是,大片光滑布料遮蓋膝下直達小腿,教他一時拿捏不準反手扣住對方後膝窩的方式。

  這個地步還不醒,裝睡成份顯然多些,然而就在一個為讓俯趴姿更穩的上抬間,朔間凜月突然睜開雙眼,浸染詛咒的蘋果塊總算從咽喉吐了出來。

  「ま~くん早安。」

  「才不早,天都要黑了。」原本垂放肩膀的手臂環圈過來,「既然醒了就下來自己走。」

  「不要,我沒理由離開專屬座位。而且擅自把我叫醒的是ま~くん喔,要負起責任把我背回去才行。」

  「選拔活動開始前就搞消失,你可沒立場說我『擅自』。『Knights』可是直接找上我了,好好為自己給人帶來困擾的行為反省反省。」

  「呼嗯......反正活動已經結束,無所謂吧。本來讓吸血鬼曝曬在陽光底下就是件殘忍的事情,ま~くん是我的家人,應該溫柔地安慰我啊。嗯嗯,沒錯,快點用溫柔至極的嗓音撫慰我。」

  「我說你真是--」

  側過頸子的片刻凝滯來不及出口的後半句,連帶步伐也跟著停止。近在咫尺的臉龐又捎來暖和呼息,彷彿能透過對方瞳中倒影看見被熱度逐漸侵蝕的自己,衣更真緒忍不住將頭撇向另邊,明明那張臉早已不能再更熟悉。

  「--皮膚純白如雪。」

  「?!」

  同樣過度熟悉的句子成功拉回衣更真緒視線,赤紅眼珠流露一絲得意,「嘴唇鮮紅如血,頭髮烏黑如檀木。」

  「你怎麼......」

  「ま~くん,你有戀屍癖嗎?」

  不清楚怎麼順其自然就心有靈犀了,但衣更真緒是那般理所當然地聽懂朔間凜月問句背後的意思,拿他與那位擁有特異癖好的王宮貴族相較有些過分了呢,所以親吻想當然耳落在他們之間。

  被唇膏悶出的些許乾澀熨貼一層溼潤,當空氣接續加覆在外引起絲絲清涼,朔間凜月眼瞼半斂,對於自己在衣更真緒唇間製造的紅滿意地揚起嘴角。

  「嗯......果然,是我的話也會選擇被吻醒,而不是吐出一塊蘋果。」

  「既然更早之前就醒了就別裝睡,你是待哄的小孩嗎?」完全忽略自己就是一邊口頭抱怨,一邊乖乖哄人的那個,衣更真緒重新托穩背上的人繼續前行。

  「啊啊~真不解風情啊ま~くん,比起忙學生會的雜務,當然是丟下那些來找我更好。再說,放在玻璃棺中的屍體自己清醒可是違反劇本設定的喔。」

  「基本上你本來就不是屍體吧,還有別擅自決定別人的工作。」

  「誒~ま~くん不親我,我一輩子不醒。」

  「等等,我說的工作不是指那個,你是怎麼理解中間的因果關係的?」

  「呼嗯~?那我睡到死去也沒關係嗎?」

  衣更真緒再次停下腳步,偏過頭追加第二計夾帶鮮紅的證明。

  「我不是戀屍癖。」

--〈Poison apple〉 完--

评论
热度(15)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