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切爆】無獨有偶(片段01)

因為病友一個腦洞大開寫了武俠架空,害我被轟少谷主蘇得七孔流血,為了看更多蘇到骨子裡的轟少就自主接了切爆,大概是一個等價交換的概念。

不過實際開寫後驚覺切爆居然是我不太擅長的類型,雖然勝公主一天到晚在爆炸卻不完全是炸毛傲嬌而已;雖然切島是個直腸子男子漢卻很難只歸在陽光、忠犬或是暖男。總之是個需要一字一句慢慢斟酌的CP,應該說這部作品的CP都走這個路線(扶額

***

+CP:切島銳兒郎X爆豪勝己。

+武俠架空腦洞,起源請走這兒

+只是寫個親親就花了這些字,前途堪憂。

***


《無獨有偶》-片段01

  月光灑在爆豪勝己淺色的髮上,彷彿融成一片奶白蔓草,夜晚涼風偶爾撫過,又似捲起數枚晶瑩光點;他總是張揚,此刻卻如此寧靜,撐肘船緣遼望海景的側臉實在讓切島銳兒郎難以移轉視線。

  「喂,爆豪。」

  「啊?」

  值得慶幸欺近身旁這人時並未嗅到濃厚血腥--畢竟是做殺人這行,或許爆豪勝己也明白不能留有任何可能教人察覺的痕跡,所以清除得這般乾淨--這會兒唇間倒有股海風鹹味,想必是近個把月才染上的吧,無比熟識又令他喜歡。

  遭襲之人一時半刻竟全無動靜,切島銳兒郎忽然有些後悔順勢閉上眼睛,他該好好將爆豪勝己的所有神情變化收進眼底才是,恐怕在自己心中其實有那麼一絲羞赧,否則又豈會犯這樣令人扼腕的錯誤?

  左肩衣料被揪住了,正當以為這代表著自己企盼的意思,耳邊卻率先傳來爆裂聲,而近乎同時身體也隨著那聲爆炸狠狠摔飛出去,先是撞到船緣再直直落入離船身有段距離的海中;巨大動靜理所當然驚擾了大夥,在看見切島銳兒郎不明原因狼狽墜海,眾人沒有理由一致猜測絕對是他們少當家惹惱了壞脾氣殺手。

  「噗咳咳......痛痛痛!喂!爆豪!突然炸人也太過分--哇喔?!」

  才浮出水面仰頭向位在甲板上的人抱怨一句不到,連發衝擊與一連串叫囂怒吼便毫不猶豫朝他轟來,幸而切島銳兒郎深諳水性,又隨時能有金鐘護體,倒也閃得俐落。可方才那樣近的距離爆豪勝己竟用全力攻擊他,到底是相信他反應足夠靈敏得以擋下那一擊,或是真的純粹想把他炸成重傷呢?

  儘管手下們看戲心態居多,卻不忘在看足之後幫忙解決眼下鬧劇,幾乎已經習慣擔負阻止爆走殺手之責的左右護衛冒著慘遭波及的危險,一人一隻胳膊奮力從後方架住不斷送出「滾開」、「廢渣」、「去死」等字眼的危險人物。在爆豪勝己被半拉半扯地拖離甲板邊時,切島銳兒郎也游水上岸,接過努力憋笑的手下遞來的布巾隨意將全身擦個半乾。就算相信爆豪勝己會遵守自己的主張,不隨意殺害非狙殺目標的對象,身為一個好當家,盡早令手下脫離狂雷地帶還是非常必要的。

  簡單對聚集到碼頭來看戲的幾名手下交代速速回到自個兒的崗位,並確實傳達剛剛的爆破聲只是一段插曲,不必過度在意,切島銳兒郎三步併兩步登上船,再次回到不久前與爆豪勝己一同遠眺海景的甲板。果然早就掙脫壓制的暴躁殺手一見著他又是火力十足的內勁連發,不過這回有足夠時間做好事先準備,此番攻勢對他來說便不痛不癢了。

  「爆豪,我啊--」

  「閉嘴!混帳王八給我滾!」

  隨著切島銳兒郎無視轟擊一步步接近,已經不被納入標靶範圍的左右護衛鑽了口隙迅速遠離甲板,畢竟比起他們,整個虎鯊幫裡真正能克制住爆豪勝己的總歸只有他們少當家一人而已。

  大概是明白繼續攻擊仍如以往撼動不了對方半分,爆豪勝己忽然收手,僅以好似能在人身上開洞的狠戾瞪視直盯徒餘三步之遙的傢伙;多少猜到對方如此暴怒的理由,切島銳兒郎忍不住嘴角上揚的弧度,並將堅毅難摧的防護一併撤去。

  「我本以為最多吃你一拳,結果竟還落海了。」

  「溺死最好!」

  「哈哈,那可不行,堂堂虎鯊幫少當家在自個兒的地盤落水而亡,這傳出去可要笑掉整武林的大牙了。」

  他知道接下來對方八成會罵咧咧地回聲「干我屁事」,所以趕在句子成形前搶先開口,配合著僅剩一步的距離與搭上對方雙臂的接觸,在火藥瞬間自滅的當頭徵求似的問了聲「可以吧?」

  沒有等待回答,切島銳兒郎便再次迫近充斥溫熱氣息的唇間--端看爆豪勝己神情以及停止一切攻擊的沉靜,他豈會不明白這即是對方給予的應諾?爆豪勝己甚至搶先一步扯過他外衣,不甘將主動權讓渡予他似的迎頭撞上,齒顎碰撞出不小的疼,但就不確定是故意的,抑或是因暴躁的殺手不太擅長接吻。


--待續--


评论(5)
热度(16)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