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切爆】無獨有偶(片段02)

為了證明我有乖乖在填武俠坑就來更個片段。讓善良深情有愛心的有為青年露出渣渣的一面真的讓我好興奮,但最興奮的果然還是虐咖醬!我相信吃到咖醬的眼淚就可以三天都不用進食!好羨慕切島少年啊啊啊我好想當切島少年!!!(打滾

***

+CP:切島銳兒郎X爆豪勝己。

+前情提要:身手矯健的咖醬一個扭腰鑽入飯田家屋頂夾層,意圖竊聽關於武林盟盟會的情報,卻撞上切島和飯田的私聊現場。

+我讓切島少年當了一回垃圾,好爽(X

***


《無獨有偶》-片段02

  「切島,你究竟在想什麼?」

  沉下聲的語調夾雜突兀,爆豪勝己敏銳的神經理所當然嗅得一絲不對,重新聚起專注時才驚覺方才那段竟聽得他不知不覺鬆動防備,切島銳兒郎這傢伙......果然哪天該把他宰了的。

  「我又不太動腦子,你不是很清楚嗎?好啦!別那麼嚴肅嘛,你不信我剛說的?」

  「即便由你保證,但既是出自天下樓,又是那個聲名狼藉之人,飯田家作為此次盟會主召,必要將其視為可能的危害。」

  「啊,不是,我不是說這個。」

  「不是?那......」短暫定格後旋即會意過來,飯田天哉想起跨進門前對方的信誓旦旦,回話因著不確定而略微放輕,「你是認真的?他應當不會輕易上鉤,你不必......」

  「哪有什麼問題!他現在可相信我了。他就是那種卸下心防就會完全信任對方的人啦。」笑聲爽朗依舊,然而此時傳入爆豪勝己耳裡卻無比刺耳,「放心,我鐵定能把人綁到你面前,你就等著瞧吧!」

  舒展開的眉頭再次皺攏起來,飯田天哉正欲接話,僕役前來通報的喊聲卻先一步打斷房內對談。其他偕同處理盟會事宜的江湖大老似有要事相敘,飯田家長子仍在調養腿傷多有不便的現在,飯田天哉無疑成為代理主事,大大小小問題總片刻不停待他處理,若非許久不見的虎鯊幫少當家歡天喜地主動前來叩門,這點短暫閒聊的時間他肯定抽不出的。

  室內二人一前一後離開書房,四周立時恢復原有沉靜,爆豪勝己維持平穩呼吸,確認裡外皆無多餘視線後輕巧退出屋樑空間,就連落地也控制在不踩出一點碎音的範圍,然而牙關相互擠壓摩擦與指骨握拳的劈啪聲極為鮮明刺入耳膜,喘息也逐漸急促起來,肺葉喉管像有烈焰焚燒,幾乎引發會教他暴露行蹤的嗆咳。

  --所以,這是怎麼?他都聽見了什麼?足尖一點,敏捷身姿轉眼越出飯田家所屬大屋,風聲飛快掠過臉頰,景色由人潮建築變為郊野綠樹。眼下狀況太過危險,滿腔喧囂難以抑制,氣息紊亂,全身上下所有破綻形同失去掩護。不能繼續待在那個隨時都有人覬覦他這條命的地方,更不能讓此刻極易失了分寸的自己待在那裡,隨意大開殺戒對誰都沒好處。

  --所以,那是什麼意思?操他媽的切島銳兒郎說的都是什麼狗屁?!虎鯊幫少當家臉皮也太過厚實,完全信任?爆豪勝己會完全信任誰?他當天下樓出來的都是吃素的沒見過世面?三分真情七分假意,這世道要保全自己,怎可能說信就信!可盛怒之下胸口莫名生疼又是如何?目眥欲裂,嘴邊嚐到鐵鏽腥味,抓上鎖骨遺留數道紅痕,四肢百骸彷彿遭誰奮力撕扯,這又是如何?自幼長在天下樓,他武功、反應、姿容樣樣出色,在這樣強壓弱的地方從來只有他讓人吃苦頭的份,而現今沒有任何外傷,卻感到被掐住了頸項喘不過氣。

  「該死......該死......該死......!」

  說謊!能擔負一幫少主之位,豈會沒動過什麼腦子?這謊說得未免過於臉不紅氣不喘!而他竟為此湧起一抹質疑,這些日子以來他所認定的切島銳兒郎究竟有多少是真?抑或者那該死混帳始終操縱高竿戲碼,將他耍得渾然不覺。

  緊緊握住躺在胸口上的魚牙繩墜,那日切島銳兒郎還欣喜地親手穿了繩,不顧他反對地替他掛上。

  會是從何時開始?是在確認他身份之時,甚至更早以前、遠溯最初?

  全都不是真的,全部都是謊言,連背叛都稱不上只因一切都是他自己過分愚蠢。啊啊,是啊,他的確是信了,七分假意早便葬送在鹹水波濤,他不顧後果刨出心臟交託給此生首次也只會是唯一全然信任的人,並且不談後悔,爆豪勝己所有決定從不言悔。


--待續--


评论(2)
热度(10)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