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切爆】時光終會磨圓稜角-後日談

拖了這麼久才補完後日談,我自覺該去角落懺悔,但名為後日談卻比本篇還多大概一百個字,根本可以視為上下篇了,而且還內含滷味,所以我覺得我可以不用懺悔(都妳在講

LOFTER會搞屏蔽,所以只發安全範圍內的後半,完整版請走外部連結。

***

+CP:切島銳兒郎X爆豪勝己。

+接續本篇〈時光終會磨圓稜角〉

+內含滷味的完整連結請走噗浪貼

+9/29補上圖檔版:http://imgur.【分隔】com/【分隔】rNdT2cF

***


〈時光終會磨圓稜角〉後日談

  重新圈換因情事而幾乎散開的繃帶,由後方環抱的姿勢其實不太方便包紮,尤其包紮對象還極為愜意單手抓著不屬於自己的手機大玩轉珠遊戲,並自恃做什麼都手到擒來的天才狠狠刷新他人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紀錄,甚至在換邊處理右側繃帶時隨興抓起洋芋片往嘴裡丟,半點靜止不動、乖乖配合的意思也沒有。不過切島銳兒郎仍非常中意這種不便,平時絕不可能將食物帶進臥室,也只有在反正床單都要得拿去洗的時候才有如此機會,何況爆豪勝己不忘順手塞幾塊洋芋片給他,即使趁隙舔舐對方指尖也僅僅換來狠戾瞪視,然後他便笑出一口鯊魚牙。

  完成最後打結步驟,切島銳兒郎再次張口接受餵食,黏膩感提醒著他還得擦拭彼此身上殘留的各種痕跡,以及必須進到浴室清理依然留在對方體內的自己的東西,可他只將下巴往眼前肩窩一擱,直直賴在爆豪勝己背上動也不動。

  「喂,這什麼鬼?」

  偏頭看向不知何時從遊戲畫面切進相簿的屏幕,一張時隔許久卻不陌生的大頭貼照印入視野,切島銳兒郎一點也沒有自身隱私被他人擅闖的不愉快,反倒興奮地跟著抓上手機機身,「喔喔!這張你不記得啦?就是我們交往一年時拍的紀念照啊。哈哈、有夠隨興,穿著雄英體育服就拍了,不過真不是我在說,勝己你的臉實在太臭啦!」

  「哈?老子就這臉你有什麼意見嗎?再說那是你硬拉著我拍的吧!」

  「原來你記得嘛!」

  「廢話,當我跟你們那群萬年補考員一樣腦蠢?老子記憶力好得很。」撇嘴甩出一枚睥睨,然而貼在背後的傢伙依舊笑得一臉歡,「所以這照片怎麼回事?莫名其妙的花邊還上日期,不會是你自己加的吧?」

  「對啊~班上那些女孩子教我的,本來想弄得更男子氣概些,不過......嘿嘿,沒想像那麼容易,所以最後就這樣啦!」

  「......太噁心了,刪掉。」

  瞧爆豪勝己當真要刪,切島銳兒郎連忙搶過手機,大呼小叫著如此有紀念性怎麼可以刪除,就算被當場揭穿電腦裡肯定留有多重備份也死命護住,一來一往爭奪間本就凌亂的被窩更是捲扭得一塌糊塗。

  「媽的,臭頭髮手機給我!」

  「不要啦~刪掉多可惜,勝己你都不太拍照,難得這張還配合鏡頭特意彎腰,這麼可愛當然要好好保存啊!」

  話一出口直覺就要「硬化」,才想起對方再怎麼胡來也不會拿後遺症開玩笑,可出乎意料地爆豪勝己沒有立即正面賞他一個爆破卻和傷勢無關,混雜針對那句評語的惱羞成怒以及某種真相遭到曝光的窘迫,扭曲面孔上疑似暈染幾不可見的紅,看得他也不由得隨之面紅耳赤起來--他怎麼就沒早點發現那時爆豪勝己竟已如此喜歡著自己呢?

  「喔,老天,勝己你......你實在太可愛了--!!」

  「啊啊閉嘴!閃邊別撲過來你這白癡!!」

  而不經思考將人撲到床上翻滾一圈,使得洋芋片全灑出包裝無法好好接續翻滾之後的事,這項失策讓切島銳兒郎在爆豪勝己怒目監視之下洗刷床單的同時,深深下定再也不會把食物帶進臥室的決心。


--後日談 完--


评论
热度(26)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