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AH/切爆】花

今天下班回家一路都在想這篇的架構,果然連續乾枯了幾天只是因為缺乏靈感而已,感謝柬埔寨。

***

+CP:切島銳兒郎X爆豪勝己。

+年操,總之時間點在兩人成為職業英雄以後。

+這是個咖醬從國外出差回來還不忘帶紀念品的故事。

***

〈花〉

  切島銳兒郎才打開門便立刻注意到玄關擺放的黑短靴,長達半個月僅有一人的空間頓時活絡起來,他三兩下踢掉鞋子直奔發出聲響的廚房,果不其然見著熟悉身影正圍著圍裙,背對他擺弄菜餚。恰到收尾階段,爆豪勝己伸手切掉抽油煙機,抓起胡椒罐撒向落入盤中的麵食,叉子在麵條間來回翻攪好讓辛香料均勻沾附,濃白醬汁襯托細小黑粒仿如星星落入牛奶河,而已逕自笑得眉開眼瞇的人算準時機從後方環過他腰際蹭黏上來。

  「熱死了,閃遠點臭頭髮。」

  「歡迎回來。」不動搖地接出與上句沒有半點關係的話,切島銳兒郎更進一步將額頭埋進對方頸窩,「比原定還早一天回來也跟我說聲嘛,我去接你。」

  「少找藉口翹班,白癡。」

  「至少可以先幫你買好晚餐?」

  「老子才不吃便利商店的油膩垃圾。」

  對於自己這話究竟一槍打中全世界多少人類,爆豪勝己毫無壓力,也甭提切島銳兒郎今天就帶了這麼個油膩垃圾,並且待會兒就要將那東西吞下肚。

  「麵好香喔,我有得吃嗎?」

  打定短時間內絕不從爆豪勝己背上離開,在對方捧起貌似是晚餐的白醬蛤蜊義大利麵挪動步伐的同時,他依然維持纏緊緊的姿勢配合著轉彎前進。

  「吃你的垃圾。」

  --喔,真是好個一語雙關。


  終於在被煩得脫口說出「下次」時,成功獲得餐點預約的切島銳兒郎才乖乖放開他坐到餐桌前,喜孜孜的模樣彷彿嘴裡正咀嚼的不是微波便當而是天上珍饈。一貫健談的人屁股還沒坐熱,馬上抓著他問起這趟前往柬埔寨為期半個月的出差,問天氣熱不熱、環境好不好、有沒有碰到會講日語的、知名景點吳哥窟去過沒......就是半字沒提工作。

  熱當然他媽該死的熱,倒也讓擁有爆炸系「個性」的他發揮遠超預期,炸得敵人都忘了要哭爹喊娘。切島銳兒郎好學生般認真聆聽爆豪勝己口中那充滿南洋異國風的國度,就不知怎麼,最後竟能被他導向「我們之後找個時間一起去吳哥窟玩吧」這種和出差工作完全背道而馳的結論,爆豪勝己決定罵他以表不屑。

  晚餐過後回到廚房流理臺前清洗碗碟,切島銳兒郎再度糾纏上來,喝斥他滾去洗澡卻得到得寸進尺的「一起洗嘛」,礙於彼此距離太近不好開炸,爆豪勝己反手夾帶滿手套洗碗精泡沫揪扯對方後腦紅髮,硬是多聽了幾秒跳腳哀號才收手。

  「嘶......痛痛痛,勝己你抓得我頭上都是泡泡啦!」

  「洗頭就能洗掉了吠個屁。」

  「是也沒錯......那,好嘛,一起洗?一起?一起?」

  繼續秉持堅韌不拔的精神,切島銳兒郎鬧騰一輪,爆豪勝己便跟著又罵一輪,直到後來言語糾纏混雜了幾口瞄準頸線的輕啄、幾下鑽入T-shirt的搔撫;盤子洗完了,人便隨之側過身交換啃咬親吻,搭上腰間臂膀的手不帶甩掉異物的意思,倒有種鼓勵對方更深入些的意味。衣服、褲子、鞋襪被一路丟在半途,跌跌撞撞扭開浴室門包含開燈,爆豪勝己剛倚靠磁磚牆面迎頭就是涼水俯沖,髒字理所當然無比順遛地爆出口。

  立刻接著轉開熱水,中和過的溫度讓皆冰了一計的兩人重新回到唇齒爭逐,半晌,切島銳兒郎才在片刻換氣間輕聲問道:「勝己,你吃了花嗎?」

  「......白癡嗎?」眨掉滑入眼底的水,他對著與自己額頭相抵的人這番鄙視。

  「嗯......可是我從剛剛就一直嚐到很像花的味道,你在那盤麵裡加了什麼?」

  嫣紅雙瞳直勾勾深逼眼底,並未正面回應,爆豪勝己僅僅是笑,不知該形容為嘲諷還是有知與無知相比的勝利表示,又或者某種計劃得逞,總之都能歸向愉悅。

  「Kampot pepper.」

  他湊到他氣息前,每牽動一次口型就讓唇肉掃過對方的。

  「唔、什麼?」

  「自己去查,廢物。」

  胡椒辛辣攙和醇郁花香再一次盤繞鼻間。

  那麼,為了有助於資料搜查,他得好好記住這份味道才行了。


--〈花〉 完--

***


+Kampot pepper是產於柬埔寨的胡椒,許多大廚都認為這種胡椒超級棒,常被形容味道是辛辣中帶著濃郁的花香。

+看到辛辣中帶著花香,我就忍不住拿來給切爆玩了,明明是辛香料卻被我寫得好像新型態情趣用品,真是太抱歉了(爆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咖醬講英文好帶感,想要聽咖醬全英文/\q/\

评论(2)
热度(28)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