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切爆】黑糖可可紅辣椒

本來想寫咖醬心理上生理期(說什麼雷話),不曉得為什麼最後歪成這樣。

沒能趕上切島生日,但一個禮拜接續兩篇切爆也算對切島少年有個交代了吧XD


***

+CP:切島銳兒郎X爆豪勝己。

+自己內心忙碌又不說的咖醬。

+切島大暖男不解釋。

***


〈黑糖可可紅辣椒〉

  很多事都能輕易地讓爆豪勝己感到火大,例如早晨睜眼迎面襲來的冰冷空氣;例如走廊濕度過低,每走一步都像利刃削過皮膚;例如發現他出現在宿舍大廳,立刻無視這一切揚起的燦笑;再例如自顧自燦笑的混帳僅僅說了聲早就匆匆轉頭,捧著手中馬克杯往一旁的沙發噓寒問暖。

  並未察覺這份不斷醞釀的火大,切島銳兒郎仍舊專心一意、謹慎地將盛裝熱可可的馬克杯遞給蜷縮沙發中的麗日御茶子,被生理期無情重擊中的女孩本想自行半走半爬進到廚房找熱水喝,可惜爬到中途就失去動力,恰讓同樣一大早就往廚房鑽的切島銳兒郎撞見,然後就形成了眼前這幅熱可可交接儀式。

  「呼......切島同學,謝謝你喔,我稍微好點了。」麗日御茶子虛弱地回以微笑。

  「不行啊,我看妳臉色還是很糟,讓班上其他女生來照顧妳吧?我一個大男人不太懂這個。」

  「嗯嗯,沒那回事,你不是泡了可可亞給我喝嗎?」

  抓抓後腦紅髮,初次近距離面對女孩子的生理問題始終讓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印象中熱的東西和巧克力好像在這個時候有用,剛好手邊有材料就泡來應急了。女生還真辛苦耶,剛剛妳臉色發白縮在沙發旁邊不動,嚇了我一跳!」

  嘴角再次牽起軟綿無力的弧度,當然不是每個女生都會擁有同樣遭遇,而她也不是次次都發生慘劇,但生理痛有時就是如此沒來由,即便整個夏天一樣冰品也沒碰也無法百分百保證之後的每月苦難皆能迴避,不過對於今天意外得到切島銳兒郎的照顧,麗日御茶子不免感覺新奇,像是無意間發現對方不為人知的一面。

  交還馬克杯時走廊另端傳來長長哈欠聲,蘆戶三奈伸著懶腰成為大廳的第四名造訪者,切島銳兒郎聞聲抬起頭,才發現爆豪勝己不知何時已失去蹤影,他連忙叫住蘆戶三奈頂替自己的位置,並在搭乘電梯回到四樓前折返廚房一趟--他很確定未曾聽見宿舍大門被推開的聲響,所以爆豪勝己肯定回房了。

  任何一件大小事都能成為爆豪勝己煩躁的來源,例如一醒來就清楚感覺掌間彷彿引擎積碳、性能下降,天冷總不如夏日時能隨心所欲大肆爆破;又例如無自覺激起他一把怒火的白痴正再次無自覺地敲他門好火上加油;或例如他竟從最初至今沒有一次成功阻止過對方,最終仍是開了門迎接那抹刺眼笑容。

  「滾。去死。」

  一秒開門一秒甩門,硬化的腳部也跟著一秒卡住門,切島銳兒郎依然如昔對所有惡言免疫,樂呵呵地歪過頭看向門縫內臉黑成鬼的爆豪勝己,他將馬克杯舉到對方視野之內,逕自宣布前來的目的。

  「別這麼說嘛!天氣冷,我泡了熱的,一起喝吧!」

  他清楚對方的難纏,正如對方熟知怎麼與他毫無障礙地相處。拒絕切島銳兒郎這回,下一次就會發生更煩更惱的事,所以他又放人進來了,根本惡性循環。

  登堂入室的傢伙逕自滔滔說起要給他的那杯東西很特別、保證他一定喜歡云云,爆豪勝己皺著鼻樑坐到矮桌前,看仇人般直瞪近在咫尺的熱飲。

  「你加了什麼鬼?」

  「喝了就知道啦!」

  又抓著對方打量幾秒,爆豪勝己才以一枚「當老子怕你」的兇狠作結,仰頭灌了口外觀上看不出其他差別的可可。最初確實只是普通的可可外加一點別的什麼甜味,然而接續著第二口的尾韻卻忽然湧出一道低調辛辣流過喉間直達胃袋,大約是喝的量稍多些的緣故,很快一股暖流便在胸腔與背脊緩緩擴散。

  「......這啥?」

  「不錯吧!是不是一開始喝下去甜甜的,最後突然有辣的感覺?我用紅辣椒試調好幾次調出來的,看你平常便當打開紅通通一片,肯定不會排斥這個!」

  一時想不到該從哪個角度吐槽比較好,爆豪勝己面孔微微扭曲,嘴邊肌肉抽了幾下才悶著聲音開口:「麗日喝的就是這個?」

  「不是啊,在可可亞裡加辣椒就你會喝吧。」

  「操,你拿老子當實驗品?」

  「我自己試過很多次,確認沒問題才敢拿出來的!」他澄清著揮揮手,隨後在頰側撓了撓,「你不喜歡?」

  爆豪勝己不屑於說謊,現在也沒必要,但光想那個臭頭髮得意洋洋的模樣就有足夠理由讓他撤換用詞,可即使丟去一句「不怎麼樣」,切島銳兒郎卻接收錯誤似的將之曲解成喜歡,拍桌質疑他耳背也沒用。

  切島銳兒郎那話倒不是毫無根據,至少在他形同許諾這杯特別可可只專屬爆豪勝己一人後,馬克杯裡液體的高度便一直默默下降。

  「對了,為什麼你剛到樓下又立刻跑上來啦?」

  「干你屁事。」

  捧起普通可可的人僅僅是笑,接著低頭啜飲滿杯暖意而不再追問,讓人不由得懷疑其實他是知道答案的。

  很多事都能輕易地讓爆豪勝己感到火大,例如手心因著那杯莫名其妙的加料可可逐漸增溫開始冒汗;例如現在他難得沒想去炸身旁的臭頭髮;再例如不著痕跡地確定麗日御茶子從來不知曉加料可可的存在,往後也唯獨一人能享--好,是只有兩個人有機會品嚐--因此瞬間捻熄火氣這點,最讓他感到不爽。

  嘖,不過是因為贏過麗日那傢伙罷了。

  最討厭敗北的爆豪勝己吞下一口暖辣可可,哼氣想著。


--〈黑糖可可紅辣椒〉完--


评论(6)
热度(42)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