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轟爆】叮咚叮咚!麥當勞歡樂送!

第一次寫轟爆覺得好不認識自己(掩面

***

+CP:轟焦凍X爆豪勝己。

+無辜路人第三人稱視角。

+標題和內文的相關性大概只有10%(喂

+轟從頭到尾都很認真,但咖醬被氣到快腦中風。

***


〈叮咚叮咚!麥當勞歡樂送!〉

  如果詢問那位秉持服務業精神努力維持營業式笑容的店員:為什麼要在內心淚流滿面?他絕對會無比殷切將自己此時此刻的位置讓給問出這個問題的人以提供親身體驗的機會。今天是他第一次沒有前輩從旁指導、只靠自己獨站櫃臺提供點餐服務,各方面來說意義重大,不料上天迫不及待降下考驗要來磨練他的心智--兩個穿著名校制服的高中男生在他眼前上演單方面暴力兼打情罵俏行為,並嚴重耽誤到這排人龍前進的速度。

  「你他媽都站在這裡了才跟老子說你不會點餐?!」

  打從最初就臭著一張臉,淺黃澎髮少年對身邊人張嘴咆哮,成效十足地引起四方眼神關注。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表情扭曲得突破人類極限太過可怕,在場眾人僅僅行來注目禮,上前勸阻或惱羞催促的一個也沒有。

  「嗯,以前沒有來過這種地方。」儘管正面接收怒吼,有著半白半紅順髮的少年依然神色無波,很是平常抬頭看了眼餐點圖示,「不然我跟你點一樣的?」

  「誰准你跟老子點一樣的東西!點別的!」

  「那一號......」

  「敢點比老子前面的餐信不信炸了你!」

  感覺自己疑似可以劃歸為事件關係人,店員深深陷入兩難;他難以判定涉入充滿火藥味的對話到底好不好,少年脾性之火爆像吞了百公斤炸彈,萬一不小心挖坑自己跳下去炸成重傷也太得不償失;可是他又無法什麼都不做,只乾乾看著他倆繼續單方面爭執,值得慶幸,凶暴少年似乎為了節省時間直接決定由他來點,雖然眼神依然駭人,再開口的語氣卻收斂許多。

  「再加一份十二號餐內用,薯條不加大,辣椒粉撒整罐辣死那個白癡--喂臭陰陽臉,你要喝啥?」

  「味噌湯。」

  店員非常篤定不只他,在場所有人皆有志一同為那句「味噌湯」遺失了人生的短暫一秒,而最先找回反應的凶暴少年果不其然原地爆炸了。

  「來速食店點個鬼味噌湯啊--!!!你臉上那對眼睛是裝飾用的嗎?給老子看清楚菜單上哪裡寫了味噌湯,哈?!哪裡!」

  「沒有嗎?抱歉,我不太清楚。」

  干預一場謀殺鐵定會為自己帶來生命危險,然而店員真的沒辦法再對排隊人潮視若無睹,他用盡人生至今最大的勇氣見縫插針,趕在任何迫害身心的場面發生以前推出桌面上的塑膠菜單,示意面癱少年在飲料欄位選一個正常品項。

  所幸少年再不清楚速食店的消費方式,還是知道怎麼從琳瑯滿目的菜單中挑出想喝的飲品,店員不由得猜想這人八成是哪戶人家的少爺,平常都吃些高檔貨,才會缺乏踏入速食店的經驗,而事實證明,他險些就要被對方短暫打開的錢包內容物之金碧輝煌閃瞎眼睛。

  按照流程複述餐點、收錢--當然他並未告知廚房要讓十二號餐變成一片紅海--心中總算放下一塊大石頭,這才有餘力注意臨櫃也聚集了與兩名少年穿著同樣制服的學生。其中四位極盡全力憋笑,一個則有些慌張,猶豫著該不該上前幫忙--也許是阻止。店員但願後者趕快施行,他有種預感點餐不過是個開始。

  「你常來這裡嗎?」面癱少年觀察新環境似的看了看周遭,稍慢半拍跟上脾氣非常不好的同伴往櫃臺左邊移動。

  「哈?這種專賣油膩垃圾的地方我怎麼可能常來?」

  「我看你剛剛點餐很熟練。」

  「廢話!這麼簡單的事一次就能學起來了,老子可是天才!」

  面對那副狂傲自信,面癱少年沒有做出表示,平靜神色不曉得在想什麼,一雙眼睛倒是直勾勾抓著凶暴少年瞧。

  「爆豪。」

  「幹嘛?有屁快放。」

  他伸出右手,掌心向上,「我覺得我們應該要牽手,畢竟這是約會。」

  營業式笑容好不容易漸漸失去勉強成份卻因著這句險些崩裂,店員也似乎聽見凶暴少年某條神經迸裂的爆炸聲,他又開始拚命祈禱自己可以安然度過這個上班日。

  「你是腦子有坑還怎樣?啊?只是遊戲而已要不要這麼認真?!」

  「但國王遊戲就是國王說什麼就要照做吧?」

  剛剛在隔壁一邊排隊一邊憋笑的同校生聽見,趕緊附和著齊齊點頭,先行點好餐並找好座位的他們始終關注著貌似被國王遊戲給陰了的兩名少年--或者其實只有一個被陰?顯然他們出現在速食店就是為了看熱鬧,至於和看熱鬧成員些許格格不入的唯一一人,那個綁高馬尾的黑髮女孩仍不時流露不知所措的神色,其中好像還摻雜些過意不去。

  「八百萬指示的內容除了到速食店點餐,還兼具約會性質,既然玩了就應該遵照遊戲規則,如果玩不起--」

  「誰說老子玩不起!!」

  店員相信面癱少年是非常單純且認真地在陳述事實,可惜任誰聽來他的話中無不充滿挑釁,尤其參與對話的另一方又是個橫看豎看左看右看都超吃激將法的大炸彈。不等對方將話說完,凶暴少年已氣勢洶洶往眼前的手掌奮力一握。

  「兩塊麥脆雞加辣、一份雞腿堡、兩包中薯、一杯雪碧、一杯熱咖啡的餐點好囉!」

  時機不巧,餐點到齊,凶暴少年立刻鬆開手轉向櫃臺端過餐盤,一抹應該不太明顯卻莫名清楚的可惜從面癱少年臉上閃過,害得開口叫人取餐的店員不禁升起些許壞人好事的罪惡。

  店裡座位所剩不多,凶暴少年明擺著想盡快結束這荒唐遊戲,隨意撿了靠牆雙人位就要坐下,原本落後的面癱少年突然加大腳步,搶先伸手拉開椅子,看著面前的人一副有請就座的氣勢。儘管忙於招呼,店員依然「看見」了,凶暴少年彷彿目睹什麼不可思議畫面,半晌沒能回神,真要比喻的話大概就像撞見燃燒系英雄安德瓦發出歐爾麥特的經典大笑吧,想想確實驚悚。

  「咻~轟!這招夠紳士!」

  餐盤在那聲來自看熱鬧成員的呼喊後都快扳成兩截了,幸好凶暴少年還記得不能破壞公物,只用力將盤子撞放到桌上,滿腹火氣則全數灑向面癱少年與他的衣領,揪著對方上衣與之額貼額,赤紅眼珠像要噴出來火似的。

  「一半一半的傢伙你什麼意思?瞧不起我是不是?啊?!」

  「沒有,我看你手上拿東西不方便。」

  「哈!你當我白痴?老子不會先把東西放下再拉椅子坐嗎?」

  「......說的也是,沒想到。」趕在對方又要破口大罵前他搶聲:「那要坐嗎?反正都拉了。」

  「不坐!」

  粗魯推開幾番氣得他血管幾乎爆裂的人,凶暴少年故意將椅子拉出吵鬧聲響,隨後往看戲笑鬧的同學們亮出中指,但他們似乎早已習慣,雖然笑聲略有收斂,卻是半絲懼色都沒有。另一頭,面癱少年默默拉整衣領,並又開始直盯壞脾氣同伴,瞧他視線凶惡得像要把牆燒出一個大洞,瞧他啃食仇人血肉般撕咬炸雞,就是沒能把人瞧得跟著望向自己。

  大概是放棄用注目禮引起凶暴少年注意了,面癱少年轉而低頭研究起餐點,想他速食店踏都沒踏進來過,對點餐方式更一無所知,即便現在說他連怎麼吃都缺乏概念,一直運用「個性」觀察動向的店員也不覺得意外了。

  「你到底要吃不吃?一直看是打算看出花來嗎?」意外地凶暴少年率先重啟對話,雖然是語帶嘲諷,並斜睨完好如初的十二號餐。

  「這個......拿起來直接咬就好了?像吃鯛魚燒那樣?」

  「......你......」雞骨頭惡狠狠碾碎在齒間,「你這傢伙......煩不煩啊--!」

  凶暴少年一個起身憤怒拍桌,抓過裝著雞腿堡的紙袋迅速扯下袋口露出半截食物。

  「張嘴!」

  連串動作與命令氣勢磅礴,面癱少年還沒來得及做出其他反應已先下意識張嘴,然後食物就這麼強硬塞了過來。

  「閉嘴吃你的東西,再煩老子就宰了你!」

  顯然當事人並未意識到剛剛的舉動儘管語氣和過程粗魯了些,仍稱得上「餵食」的。凶暴少年終於配合著做出約會會有的舉動了呢--完全忘記不久前還希望這群名校菁英快快離開,好讓自己可以順利度過今天的店員湧起一股欣慰。

  面癱少年足足花了三秒時間吸收理解遭到餵食這件事,他接著取下嘴裡的漢堡,仔細咀嚼落入口腔的部份再吞下,沒多久又呼喚了對面那人,「爆豪。」

  「就說了不要煩--」

  不同於稍早對方的氣勢磅礡,行雲流水般起身前傾外加伸手幫忙擦去嘴角邊炸物碎屑的舉動,卻也帶來足夠驚愕讓正面接受服務的人與外野旁觀者失去幾秒反應能力。

  「沾到了。」

  說完,面癱少年疑似揚起淺淺笑意,而那條作為臨界值的神經終於無可挽回地徹底爆掉。

  「他媽的老子宰了你--!!!」

  近乎和凶暴少年同時回過神的看熱鬧隊伍眼明手快從座位上跳起,紅髮的那個負責架住準備殺人的同學,第一時間就往對方掌心牢牢扣住;至於另外兩名男性成員則一邊協助將危險炸彈拖離速食店,一邊向從剛剛就被他們的國王遊戲所牽連的無辜民眾舉手禮致歉;留下來的兩個女孩子則收拾起尚未吃完的餐點,一一掃進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們手中的袋子。

  「真是太有趣了!八百百,下次妳和轟同學再跟我們一起玩國王遊戲吧!」

  「哎?可是我覺得......」

  粉色皮膚的女孩沒等話說完,立刻蹦跳著來到面癱少年面前豎起大拇指,「轟同學,我很看好你喔!加油!」

  最後一個主張看戲笑鬧的成員跳步離去,馬尾少女不由得看向面癱少年,茫然神情中略帶歉色,想必是認為作為國王遊戲中的國王,她的指示帶來不少困擾,然而她所得到的回應卻是大大出乎意料。

  「謝了,八百萬。」

  「咦?謝我什麼?」

  對於這個問題,面癱少年僅僅搖了搖頭示意不必追問,並接過對方替他和凶暴少年打包的沒吃完的餐食紙袋,跟隨前面先行離去的同學們走出速食店大門。

  「......國王遊戲,真的很深奧呢。」

  滿腹困惑的馬尾少女最終喃喃著做出結論,目送她的背影,免費看了場大概可以歸類為青春校園戀愛喜劇的店員不禁覺得繼續這份工作好有機會再看續集,似乎也是不錯的決定。


--〈叮咚叮咚!麥當勞歡樂送!〉 完--


评论(5)
热度(91)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