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all勝】公主與三獸士(01)

距離上次更文好像有一陣子了,一上來發現好多人陸陸續續喜歡了我的作品,粉絲數更不知不覺攀升到出乎我意料的程度,雖然宏觀來講可能不是多大的數字也不是什麼大事,但我真的很開心,自己書寫的東西能得到來自陌生人的喜愛,我相信這對每個創作者來說都是一次巨大的鼓勵=)

好了感性逼逼的東西到此收斂不要再講,最有誠意的還是更新啊對不對~其實這個坑開了有點久,只是我一直沒去填(喂)最近深深陷入音樂劇《利維坦2.0》的無底坑裡,跟截稿日搏鬥的日子還沒結束,我我我我就先放個01斷自己後路,這樣我就一定要填完它了(本來就該填好嗎)

總之,這是個腦洞開很大的故事,結合了另一部作品《公主與三獸士》,原作是很好看的少女漫畫,天真無邪很夢幻,然後它就要被我扭曲了哈哈哈哈哈哈!不過只要能接受大家都最愛咖醬的設定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吧>30

***

+CP:爆豪勝己的後宮們X爆豪勝己,但最終出線的人已經注定是切島(ㄎㄅ

+故事脈絡根據《公主與三獸士》,人物基本上都會汰換成MHA的角色。

+保留MHA中的「個性」設定,只是形式不太一樣。

+需要標的tag太多,我就不標了,應該不會有太雷的東西吧(心虛

+更新會超級慢(←大重點

***


公主與三獸士(01)

  是日,阿巴弗雷斯特王城隱隱騷動著,儘管透顯焦慮氛圍,侍衛們卻不忘在加大步伐與睜大眼睛下維持最低限度的穩健進行搜索,踩在枝幹上眺望走道間來回穿梭的身影,爆豪勝己勾起一抹輕蔑嗤笑,這麼大群人竟連唯一目標就位在後花園內最顯眼的樹上也沒發現,是該通通拖去砍頭以免丟了王室臉面,但也只能說他們不幸偏偏與他對上,他爆豪勝己豈是那般容易就暴露行蹤讓人給逮著?

  「操,那個臭老太婆是怎麼把東西藏到這種鬼地方的?」

  蹲低姿勢望向對面半遠不近的粗枝,陽光透過葉縫灑落,時而從鳥巢內反射一道金光。他必須趕在王城侍衛察覺前得到那把就躺在裡頭的鑰匙,扶按樹幹重新站起,仔細斟酌從這端越至彼端所需的足部力道,這點小事他有十足把握可以達成並且毫不驚動任何人。

  爆豪勝己微微曲起膝蓋,下一秒就要蹬過另一頭,不想此時竟從後方傳來第二人的聲音:「喂,是你把公主藏起來了嗎?」

  「--?!」

  猛然回頭只驚鴻瞥見鮮豔赤色,身體失去平衡連帶著腳邊沒能踩穩,墜落風聲瞬間颳過耳旁包含自己嘴邊爆出的咒罵,無聲無息從枝葉間倒吊著竄出的人一聲慌張驚呼,手腳俐落動作,轉眼便一手扣住樹枝、一手攬住背對地面直線下墜的爆豪勝己。

  「哇~好險!你沒事吧?」

  連環的突發狀況讓爆豪勝己硬是愣了一秒才回過神,而這一秒也足夠他看清對方相貌--原來紅源自那頭梳得張揚的直立髮叢,與自己相較起來偏黑的膚色使得右眼瞼上的淺小疤痕特別醒目,尖銳牙齒時顯時隱,叨叨絮絮疑是關切的言語以惱人份量湧入耳道。

  趕在額角血管爆裂之前,爆豪勝己身軀一翻,奮力掙脫腰間固著的接觸並順勢踢向眼前來路不明的入侵者。顯然對方亦非泛泛之輩,鬆手後仰閃過攻勢,明明幾乎與他同時落地應該沒什麼反應時間,卻仍接連躲過突擊,臉上更是半分緊張也無。

  「喂喂!別激動,我就有事找公主問問,沒要揭你底呀!」

  「擅闖王城還敢廢話!」

  「嘎?你不也是--」

  拳頭連連落空,爆豪勝己忍不住低咒,要是早一步拿到鑰匙解開該死的手套連環鎖,區區一個入侵者怎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活蹦亂跳超過三秒?

  人聲騷動在雙方纏鬥之際逐漸聚集過來,料想那些後知後覺的王城侍衛終於察覺動靜,然而就因瞬間晃開視線的閃神,再拉回注意,入侵者竟已人間蒸發,徒留頂頭枝椏相互摩擦發出窸窣。片刻驚愕過後旋即是滿腔怒火,敢請剛才那個混帳是在跟他打好玩的?否則有此敏捷身手怎可能對峙數招還擺脫不了他?是在瞧不起人嗎?!

  「找到了!」

  十數名侍衛包圍上來,瞧著眼前密不透風的人牆,正滿肚子火星的爆豪勝己毫不猶豫將脾氣全撒向領頭那位,「臭四眼你他媽什麼意思!」

  「恕在下直言,殿下。」習慣性扶正眼鏡,右手併攏五指以微妙的僵硬轉擱心口,左手則以相同模式緊貼褲管縫線,「您貴為王族,實在不應口出粗言,此外,在下飯田天哉有名有姓,還請殿下直呼在下名姓......」

  「囉唆!」

  無視那聲半大不小但擺明要人聽見的囁嚅,飯田天哉續道:「至於現在,殿下您應當清楚規則,若您之外的任何一人比您更早拿到鑰匙或者制伏您,便是您輸了。」

  「誰說老子輸了?!在你們這群白癡像無頭蒼蠅亂晃的時候,老子就已發現鑰匙所在!」

  「那麼,可以請您解釋為什麼您還戴著手套嗎?」

  被飯田天哉一句堵得擠不出反駁,他當然知道只得知鑰匙位置沒能入手對他而言並不算勝利,畢竟他獲勝的唯一條件正是最先獲得鑰匙並解開腕上的鎖,然而就在剛才,一個聲稱要找公主的混帳害得他就此失去整整七天讓掌心透氣的自由。

  「飯田大人,鑰匙。」

  幾名侍衛接獲指示趁兩人對話期間在附近搜索,找著的那名跳下樹梢,恭恭敬敬將手中金鑰捧至飯田天哉面前。來回端詳鑰匙確認並未受損,飯田天哉這才將之收進上衣內袋,「原來藏在鳥巢裡,王后陛下的思維還是如此難以捉摸。殿下......」

  「就算藏在那種鬼地方老子還是拿得到,少給我擺出那種眼神臭四眼,要不是--!」

  「要不是?」

  「要......要不是巢裡面有該死毛茸茸的東西礙手礙腳,老子早炸飛你們這群廢物!」

  衝到嘴邊的句子來回掙扎幾秒還是吞了回去,並換作與事實相違的理由,爆豪勝己尚未替自己找到隱瞞的合理解釋,飯田天哉卻先露出讓他感到極度不快的光亮眼神,那個臭四眼又要擅自想像擅自誤會了。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王后陛下,原來您是要測試殿下是否擁有仁民愛物的王室美德!」

  「哈?!見鬼老子才有那種東西!」

  高舉的手十指依然牢牢併攏,飯田天哉自身並未意識這樣獨特的習慣,就如同他從來沒發現自己常在爆豪勝己身上做出過度美麗的錯誤解讀,「在下明白,即便殿下仍有諸多行為不符王室風範,身為王室的自覺還是有的,今日之事就是最好的佐證!」

  瞧飯田天哉滿懷感動胡亂激昂,體會過相似情景不下數十回的爆豪勝己乾脆丟去一枚嫌惡斜睨,放棄溝通。至於這次的鑰匙爭奪,儘管不願承認但確實是他失算,心情因著太多原由感到惡劣,索性轉頭就要離開。

  「殿下且慢。」發現圍成一圈的人牆自行讓道,飯田天哉立刻收起不明所以到處擺動的手臂,出言攔人,「王后陛下交代,無論結果如何都請您到陛下的寢室一趟,陛下有要事相敘。」

  「嘖,老太婆特別交代的絕沒好事。」

  「殿下,萬萬不可以如此無禮的詞彙稱呼王后陛下,若您再不改過,在下只能請禮儀老師對您嚴加管教了。」

  「他敢老子就炸死他!」

  「殿下,正因為您老是這樣口出惡言且真會付諸行動,王后陛下才不放心撤去連環鎖,要知道就算王城裡所有人都能了解您身負的異能,卻不代表外頭也能接受。」

  飯田天哉所言爆豪勝己當然懂,所以他僅僅撇過臉來,皺著眉宇卻半字未曾出口。知道他這是安分了,飯田天哉暗暗鬆口氣,命周圍侍衛各自回到崗位後逕自跟上自家殿下故意彰顯不滿的腳步。


--待續--


(02)

评论
热度(24)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