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上耳】耳釘

因為新進度上鳴過得太爽,加上當天逛街意外看到非常適合耳郎的飾品,我就突然想寫上耳了,寫完覺得上鳴這麼爽讓我好不爽,上鳴最好給我跟耳郎修成正果喔!!!最好喔!!!(兇屁

***

+CP:上鳴電氣X耳郎響香。

+年操。時間點在兩人成為職業英雄並交往同居後。

+第二人稱敘述視角。

+上鳴必須死。

***


〈耳釘〉

  你隨口胡哼即興自創曲,腳踩踢踏舞似的輕盈往家前進,你忍不住揚高下巴讚嘆今天真是屬於你的大好日子,才會讓銳利眼睛精準瞄見那對墨黑發亮的珍品。

  細小釘針支撐圓圈,圓圈之下垂吊三角錐體,稍一晃盪便來回搖擺晶瑩弧線,你幾乎沒有猶豫,直覺這不大不小的裝飾本該出現在她耳下,簡直量身打造,而她必定喜愛。

  終究不小心愉悅過度,以腳跟為軸心原地轉了一圈,拖尾圍巾甩開薄冷氣體粒子,你想像著,當她每走一步、每一側過頭瞟向你,黑色將會怎樣在那俐落短髮間閃爍低調光輝,貼襯神祕深紫,既率性,又美麗。

  然而你突地煞住步伐,由於腦中合成的違和畫面,彷彿從天堂摔落地獄,你竟是忘了她的耳下早已不存空間,她獨具的驕傲與特別從出生之時便先一步佔據所有位置,笨蛋如你卻妄想將稱作阻礙也不為過的贅物贈予她。

  唉!為什麼「個性」要發揮在耳朵上呢!

  後來某次,你被應酬的濃重酒意陷害,不假思索對她喃喃了這麼一句,其實你本意無關埋怨嫌棄,不過是想擁有一瞬片刻,看看她戴上你為她挑選、但始終只能躲藏抽屜最底無法公開的心意。你不知道混亂重疊的景象包含差那一點就讓你後悔一生的憤怒委屈,只能說你總是在不可思議的地方獲得幸運,幸運的你趕在慘劇上演前用擁抱成功阻止,並且在她摸不清頭緒的同時輕輕咬住令你抱憾的柔軟耳廓。

  由下而上一小口一小口打印,鼻息鋪散近側脖頸,連帶升溫了銜於唇齒的膚肉,雖然你毫無自覺這番舉動替她帶來多少僵硬,還有多少零零散散、亂七八糟的字詞,不過你依稀記得最後蹭了個舒適角度丟出微小嘆息。

  唉,明明會很好看啊。

  你就著奇怪姿勢環抱她美美睡去。

  有時候你得難過地承認自己遭遇不幸,翻遍任何可能的角落,就是找不到那沒有機會拆封的盒子,直到你否決都是做夢而開始懷疑癡呆症提前報到,她冷不防跨進房門,不給你慌張製造謊言的空檔,隨手就朝你正面拋來什麼。

  小小硬塊恰巧擊中額心的痛感薄弱得讓你無法違背事實假意哀號,何況你還忙著倉促抓下遮蔽視線的物體,她側向你戴上半截手套的畫面隨之映入眼瞳,你很快發現和你抓在掌中的是相同款式,可你更驚訝赫然的失而復得。

  抽去細釘,重新打造為適合勾在手套的造型指環,尋無歸處的飾品此時此刻,正反照穿透窗戶玻璃的陽光匍匐她左手無名指節之上。

  你終於明白盒子為何無故消失,然後忙不迭套好屬於自己的那雙,再然後你臨時決定邀她來場約會,最好是到人潮繁多處,如此就有許多眼睛能夠見證你倆的成對物事。

  嘿,這可真像一組鑲在手套的對戒啊。你想。

  而你的意思當然是帶有法律效力的那種。


--〈耳釘〉 完--


评论
热度(20)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