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狼

搞文書的社會人士。喜歡寫各種私心滿滿的原創及同人小說,越來越沒矜持地落坑是最近比較大的困擾。

【MHA/all勝】公主與三獸士(02)

我終於來更新02了,到底為什麼這些字數可以讓我寫那麼久......

***

+CP:爆豪勝己的後宮們X爆豪勝己,但出線的人已經注定是切島。

+故事脈絡根據《公主與三獸士》,人物基本上都會汰換成MHA的角色。

+保留「個性」設定,只是形式不太一樣。

+更新會超級慢(←重點

***

(01)


公主與三獸士(02)

  「喂!臭老太婆!把鑰匙藏在那種鬼地方是什麼意思!」

  爆豪勝己才叫囂著撞開門板,來自後腦的重擊立刻打斷後面聲響,等候多時的王后早已掌握自家兒子動向,事先埋伏在房門邊以便掌風伺候。

  「臭小子,說了多少遍要叫母后大人!」

  近乎與爆豪勝己同個模子刻出來的相貌絲毫不顯應有年齡,王后爆豪光己甩甩手腕,彷彿適才那下是某種平日的運動前熱身,而毫不留情的突襲果然將爆豪勝己少得可憐的耐性碾碎乾淨,更加傷害耳膜的怒吼直面衝向那位本該敬稱為「母后」的人,但深知他再怎麼沒禮貌地大呼小叫也斷斷不會動手動腳,王后神色不改、五爪一開,用力按住兒子頭頂,半推半扯就把人拉到房間中央。

  那頭,母子倆鬧得自個兒歡騰,也只有飯田天哉在旁膽戰心驚兼手足無措,這番光景即便從小看到大仍舊沒能泰然視之,何況身為人臣,實在沒有足夠立場強制介入王室家族的「內部鬥爭」,尤其那兩位的衝動火爆同樣不相上下。

  「看看這個,有什麼想法嗎?」

  所幸鬥爭很快落幕,王后將桌上已有拆開痕跡的信封交給爆豪勝己,想必這就是召人前來的主因了。他俐落展開信件迅速瀏覽,好不容易平展開的眉心立刻又皺成一團。


  --近日將接手公主擁有的珍寶。


  除卻簡明扼要的內容以及末了署名就再沒其他,而直覺卻讓稍早那抹紅色閃過腦海。

  「三獸士?什麼東西。」

  爆豪勝己一把揉爛潔白信紙,王后倒也沒表示什麼,只眼神示意飯田天哉將調查到的資訊重述一遍。

  「坊間傳言,『三獸士』--有著驚人破壞力的鯊魚、對上眼就能將人放倒的毒蛇,還有行動敏捷、通行無礙的蜘蛛--這支三人盜賊團穿梭各國,四處盜取他們盯上的財寶,至今還沒有誰成功捉住他們,也不曾清楚見過他們的長相。」

  不屑嗤笑恰在斷點處介入,爆豪勝己對傳聞投以鄙視,尤其針對神祕感的誇張渲染,「哪個白痴取的稱號?最好鯊魚、蛇和蜘蛛是野獸!說得厲害實際不過就是三流賊子,還『公主的珍寶』,哈!哪來那種東西!訛傳也信。」

  「嗯......你都這麼說了,果然這是盜賊之間流傳的假消息。」王后敲敲桌面暗自盤算,最後看向已在等候指令的飯田天哉,「就算與實情不符也不可大意,近日王城務必提高警覺。飯田,你知道怎麼做,就交給你了。」

  「是!在下這就去安排。」

  做完過度標準的立正姿,飯田天哉轉身大步流星離去,而本就不甚願意待在這聽些沒營養內容的爆豪勝己也打算走出房間,卻被王后出聲攔住。

  「勝己,還有事要交代給你,跑那麼快做什麼?」

  「哈?有什麼事一次說完啦!」

  無視兒子的暴躁大叫,王后雙手環胸,笑中帶有一絲意圖,「你父王現在正在接待貴賓,你也去盡盡王族外交義務。」

  「......老太婆妳腦子不行了嗎?老子什麼狀況妳又不是--」話到一半忽然打住,聰明如他僅靠零碎資訊很快便猜出王后口中的貴賓身分,「嘖,是那個大餅臉?」

  「說了多少回,好好喊人家『御茶子公主』!」

  掌風再度揮向爆豪勝己後腦杓,王后繼續淡定看待自家兒子的怒吼叫囂,雖然他脾氣糟糕透頂又講話難聽,但王室成員應當擁有的優秀才學和敏銳神經果然不容質疑;這點即使是不甚親近的他人,在稍微相處過後也能明白。然而只有這件事是王城以外之人所不知曉的--爆豪勝己身負異能,他那雙外在與平常無異的手能產生近似炸藥引爆般的爆破。

  原因不明,只要手掌出汗,汗水就能依他的意思燃出火花,即使範圍與威力仍存在一定限制,可隨年齡增長,兩者上限的提升也無疑顯著。原本這項異能就已存在極高破壞力和威脅性,偏偏爆豪勝己又是那種性子,過去實在沒少發生過爆破凶火伴隨臭脾氣一起燒到對象物上的例子,所以王后才不得不祭出折衷辦法--訂下遊戲規則,唯有取得勝利、拿到鑰匙解開特製手套上附帶的腕鎖,爆豪勝己才能擁有讓雙手自由的一週時間;反之則得乖乖穿戴特製手套,阻擋火星一個順手跟著咆哮一起炸出。

  縱使爆豪勝己從不認為這份力量的存在代表自己是個怪物,倒也明白以他的身分若實情曝光可能帶來怎樣嚴重的後果,因此再如何厭惡束縛得他渾身不自在的手套,他依然接受了王后提出的條件--遵照遊戲規則願賭服輸或憑實力奪取自身權利,總是比要他收斂個性、做個溫良恭儉的好王子好接受多了。

  「除卻阿巴弗雷斯特王城上下,知道這項祕密的還有與我國向來交好的鄰國王族--王與王后,以及第一公主『麗日御茶子』。我國與鄰國唇齒相依,阿巴弗雷斯特稱不上勢強,打好外交關係有利無弊,你身為唯一繼承人,和人家第一公主培養感情是必須的。」

  「反正又是臭老頭擅自邀請,憑什麼老子要去幫忙應付!」

  「對兒時玩伴說什麼應付?」王后兩手插上腰際,抬高下巴透露不容回絕的態度,「不提兒時玩伴這層關係,為了鞏固兩國交情,就算是應付你也得去!」

  「嗤,老子要坐上王位,絕對三兩下輾壓所有雜碎,根本不需要仰仗其他亂七八糟的勢力!」

  強勁五爪再度扣住爆豪勝己頭顱硬往下壓,倒不是王后認為那些豪語太過輕率與不切實際,恰恰相反她知道這孩子鐵定能說到做到,不過此時此刻他更需要做的是前往麗日御茶子身處的花園,友好地、融洽地和對方敘舊,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也就別提榮登王座之類更遙遠的事了。

  終於掙開箝制力道,一方面也是王后鬆去指節,爆豪勝己頂著極度扭曲的五官,這回卻未將滿腔不滿宣出於口,他清楚繼續爭辯下去王后將會搬出什麼道理聽得他加倍煩躁,反正多半是那王室家族應盡的義務,尤其如他現在已滿十六歲的適婚齡,他怎不明白臭老太婆積極製造機會讓他和大餅臉往來的真正目的?

  「還愣著做什麼?難道你忘了花園怎麼走嗎?」

  「哈?!這點小事哪可能不記得!老子這就去,妳滿意了吧!」

  對於門扉意外沒遭到遷怒而甩出巨大聲響,王后以不符常理的標準滿意地點點頭,就爆豪勝己來說這可稱得上知禮得體了,果然他也不是那麼討厭和麗日御茶子碰面嘛。

  「是啊......畢竟那孩子是認真考慮過的。」

  一反出口的句子,王后臉上絲毫沒有王位繼承人懷抱自覺的欣慰,她拾起桌面那封揉皺的信紙細細撫平,反覆咀嚼上頭的簡短宣言,而後望向窗外,半晌才揚起一抹某種期待即將實現的輕笑。


--待續--


(03)

评论(1)
热度(18)
©天空狼
Powered by LOFTER